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世界历史

巴枯宁是谁?巴枯宁主义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0-11-03 来源:百家号作者:

\

巴枯宁(1814—1876)青年时代曾是沙皇俄国的一名军官,学习过德国古典哲学,特别是黑格尔哲学。1840年到西欧后不久,即受普鲁东主义和魏特林主义影响而倾向革命。1848年欧洲革命爆发后,他积极参与了对欧洲反动势力的斗争,先后参加了布拉格起义和德累斯顿起义。革命失败后,他被引渡到俄国关在监狱中。狱中写了《忏悔书》和请求减刑书,后被流放到西伯利亚。1861年,巴枯宁从流放地逃到英国,继续进行革命活动。他认识到马克思远比普鲁东和魏特林高明,是当时国际工人运动的最主要的领袖。他将《共产党宣言》译成了俄文出版,并准备翻译《资本论》第一卷。但是,他对马克思主义理解不深,也不完全赞同。他宣称自己是“唯物主义者和革命的社会主义者”,却只是停留在谈论抽象的人性、自由、平等、博爱的民主主义的水准上。他追求的是绝对的个人自由,认为“国家和任何政府按其实质和地位来说,都是被置于人民之外和人民之上的”。他说:“人们称我们为无政府主义者。

巴枯宁是无政府主义思想的着名代表,也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最早出现的阴谋家和分裂主义者。1814年5月30日,巴枯宁出生在俄国特维尔省一个官僚贵族家庭。十五岁时进入彼得堡炮兵学校学习,毕业后成为一名军官.1835年,他辞去军官职务,来到莫斯科结识了革命民主主义者别林斯基、赫尔岑等人,并参加了以斯坦凯维奇为首的哲学研究小组。1840年,巴枯宁在赫尔岑等人的资助下来到欧洲,先在柏林大学学习,后又移居德累斯顿。在1848年革命前,他先后到过苏黎世、巴黎、布鲁塞尔等地,结识了魏特林、 卡贝、路易。勃朗、蒲鲁东等人,深受各种空想社会主义和无政府主义思想的影响。


在1848年欧洲革命中, 巴枯宁到处奔走, 大搞政治投机和冒险活动。他在 德累斯顿参加起义。 起义失败后被捕,曾在德国和奥地利坐了两年多牢,后被引渡给沙皇政府。他在俄国监狱中向沙皇尼古拉一世写了《忏悔书》,痛骂自己是一个误入迷途的“十恶不赦的罪犯”,表示向“仁慈”的沙皇“伏地求恩”也向亚历山大二世写了《请求减刑书》,表示要用“汗和血”来清洗自己的“罪行”,恳求宽大处理。
 

亚历山大二世将他流放西伯利亚。1861年,巴枯宁从西伯利亚逃出,先往日本,再经美国,最后到达英国。巴枯宁在伦敦会见了马克思,表示愿意加入刚刚成立的第一国际,还保证要“努力为国际工人协会工作”。不久,他前往意大利,长期生活在众多的游民无产者中间。这些人他前往意大利,由于找不到出路而陷入绝望,滋长了身受破产失业的痛苦,“破坏一切”的情绪。这种思想情绪,对巴枯宁影响很大。正在这个时候,巴枯宁逐渐形成了他的无政府主义思想。
 

1868年10月,巴枯宁在日内瓦建立了“国际社会主义民主间他安图使这个组织加入第一国际, 进而有取回际的领导权。马克思和思格斯识破了他的阴谋,断然拒绝了他的要求。于是,巴枯宁采取两面派手法,表面上解散了“国际社会主义民主同盟”,暗中却把它保存了下来。就这样,巴枯宁及其同伙混入了第一国际。巴枯宁篡夺第一国际领导权的阴某没有得逞,便继续扩大他的宗派势力,在国际内部大搞分裂活动。1870年3月,马克思写了《机密通知》,对巴枯宁的阴谋活动进行了无情的揭露和批判。
 

 

1871年巴黎公社革命爆发后,巴枯宁对公社进行恶毒的攻击和诬蔑。1872年1 月至3月,马克思和恩格斯写了一篇总委员会的内部通告《所谓国际内部的分裂》,系统地揭露了巴枯宁及其宗派组织的破坏活动。接着,在1872年9月第一国际的海牙代表大会上,通过 了恩格斯起草的关于社会主义民主同盟的报告,并把巴枯宁及其党羽开除出第一国际。1873年9月,巴枯宁在日内瓦发表声明,宣布“退出斗争舞台”。1876年7月1日,他在瑞士伯尔尼病死。
 

海牙大会后,马克思和恩格斯继续进行清除巴枯宁主义影响的斗争。巴枯宁在十九世纪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写了一系列的着作,如《国际革命协会的原则和组织》、《国际兄弟同盟的章程和纲领》、《巴黎公社和关于国家的概念》《上帝与国家》、《国家制度和无政府状态》等。其中,《国家制度和无政府状态》一书,是巴枯宁无政府主义观点的代表作。
 

第一,主张个人绝对自由,鼓吹“各阶级的平等”。巴枯宁认为,自由是人性的基本条件,只有自由“不受任何限制”,人性才能实现。从这个谬论出发,他主 张社会成员不分阶级、性别都绝对自由平等,把“一切阶级在政治、经济和社会方面平等”作为奋斗目标。既要保留阶级,又要实现“各阶级平等”,这完全是自相矛盾的。因此,马克思指出这种荒谬见解“一下子就表明这个家伙的可耻的无知和浅薄”。

 

 

第二,主张立即消灭国家,否认任何权威。巴枯宁抹煞不同国家的不同阶级实质,胡说任何国家都意味着压迫和剥削,“是对人性的否定”。他称:“对我们来说,这个权威不管是叫做教会、君主国、立宪国、资产阶级共和国或者甚至是革命专政,都不重要。我们把它们一律看作是剥削和专制制度的必然的根源而加以仇视和反对。”可见,巴枯宁是在反对一切国家的外衣下反对无产阶级专政的。
 

第三,主张建立无政府状态的社会,实行“集产制”。 巴枯宁认为,在废除了一切国家之后,必然达 到的理想社会就是一种无政府状态的社会。在这个社会里,每个人都有“最充分的自由”,任何乡镇都是自治的。同时,通过自由联合,自下而上地实行“集产制”。所谓“集产制”,就是土地归农民,工厂归工人,建立农业组合、工业组合,各自为政,分散经营,反对任何自上而下的集中领导和统一计划。显然,巴枯宁设想的这种社会是实现不了的乌托邦,而他的所谓“集产制”,也必然是改头换面的资本主义。


第四,主张“完全放弃一切政治”, 反对进行任何政治运动。巴枯宁胡说,“任何政治运动都是 反动的”。他认为,废除国家、建立无政府社会的途径, 不是依靠无产阶级有组织的阶级斗争,而是依靠象他这样的“英雄人物”领导的“社会革命”。他所谓的“社会革命”,就是以流氓无产者和破产农民为主要力量的“暴动”。这个暴动可以“摧毁一切”,在二十四小时之内一举消灭国家。这种主张的实质,是要把群众当成他们一伙实现野心的工具,是反对无产阶级建立自己的政党,反对无产阶级革命。
 

以上可见,巴枯宁的理论是极其荒谬而反动的。正如马克思指出的:“他的纲领是东一点西一点地草率拼凑起来的杂拌。”
 

(责任编辑:山鹰)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主人公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我们会更加努力,宣传红色文化。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
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