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理论争鸣

剥下“独立人格”的高尚外套

发布时间:2020-03-13 来源:霜晨一晓月 作者:霜晨一晓月

\
 
     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些文化人讲究“玩深沉”。特征是故意摆出一副孤傲冷峻,嫉世愤俗的模样儿。而今自觉得有层次、有深度的人都玩起了“独立人格”,把这个词汇变成一件亮瞎人眼、倍显品格的高尚外套儿。无论谁穿上它,立马能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思想深邃、境界高远、普世情怀,不受党国洗脑,不被专制奴化,不向强权低头,不与世俗妥协的“民主自由斗士”形像。
 
        伪装高尚者常有,而撕其外套者不常有!咱今儿个就来撕一撕“独立人格”孙子们的高尚外套。
 
        自诩“独立人格”者,大抵为以下四类:
 
        一者为了自我切割。但凡体制内官员自我标榜“独立人格”的,从表层看,乃暗示其“于污泥而不染”者也。以自称“独立人格”启发大众想像:体制是污泥,俺是不与体制“同流合污”的白莲花。从内层看,乃显示其不迷信马列权威,不屑党性原则,不满体制弊端,敢于独立自主追求真理的人格魅力。从深层看,为日后与党组织彻底切割埋下伏笔。当年莫斯科市委书记叶利钦,就曾是原苏联体制内最具“独立人格”的官员,他以“大胆改革、反对专制”的“民主派”形象鹤立鸡群,迎合民粹主张,嘲讽体制之弊,揭露历史“真相”。当他把执政党糟蹋到破鼓乱人捶之时,却衬托出自己的“独立人格”如日中天。于是潇洒地公开退党,当上新体制下的俄总统。而代价是葬送了苏共和一个发达的超级大国!由此看出,自我标榜“独立人格”者往往是骑墙“体制婊”。他们先是靠体制飞黄腾达,名利双收,然后又以“独立人格”反打体制一耙,把自己的无能、腐败以及民怨归咎于党和体制,自己却出落得冰清玉洁。
 
        人格的力量在于无私无畏。焦裕禄同志“心里装着全体人民,唯独没有他自己”。真正的共产党员最具感召力和凝聚力的人格魅力!也正是有无数党员干部以党和人民利益为先,不计个人得失,甚至忍辱负重、牺牲生命的人格力量,才能凝聚全国人民去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目标。而某些官员的所谓“独立人格”,却是一种狡猾而狭隘的“私格”,不过是西方政客们愚弄民众,自我粉饰而屡试不爽的政治手腕而已。此类既向党宣誓尽忠,又与党离心离德之徒,恰恰是人格分裂,包藏祸心的投机分子。当前强化党的政治纪律,首先应该拿这类以“独立人格”替代党性原则,与党组织貌合神离的“体制婊”们开刀。
 
        二者为了自我发泄。在我党的历史上,曾经有一些党员、甚至党的高级领导人觉得自己“为党立下汗马功劳却不被重用”、“该得的没有得到”,从而变节投敌,成为我党最危险的、破坏力最大的叛徒。而今也有类似情况,这些人就是“吃饭砸锅”的“体制婊”!略加分析就不难发现,网络上热衷“推墙”的“体制婊”基本都是心存怨恨的失意“政客”。大都是官瘾极大,欲望极高,却因人品不好、私心太重、能力欠佳而在本单位人事关系紧张,仕途绝望的投机分子。这类人入党提干就是奔着升官发财来的,所以在顺风顺水之时,人格都可以不要,而一旦官场失意,却突然生出“独立人格”了。披上这个“高尚”外套在网络上肆无忌惮地泼污体制,搬弄是非,煽动民怨。通过“党员骂党”、“体制人反体制”的政治乱伦来博取眼球,引来敌对势力的捧场与推崇而成为“名博”,从中找到存在感和成就感,一吐官场失意的怨气。看某人微博,经常斥责他人是“奴才”、哀叹国人“一直跪着”,巴不得明天就来个全国大起义。然而贬者是买家。对当“奴才”爱之愈深,才能责之愈切。为之怨恨,为之绝望者,恰恰是梦寐以求的东西。浦松龄一生屡试不第,所以《聊斋志异》有一多半故事是骂科举的。往死里骂中国足球的,正是中国队的铁杆球迷。常常把“奴才”挂在嘴边者,正是对当“奴才”情有独钟之人,刻骨怨恨只是因为做奴才不得宠而已。不信,给他连升三级,立马跪下谢恩,人格顿失。这些败类是新时期党的叛徒,然而与历史上的叛徒不同,他们竟可以披着“独立人格”的高尚外套,把无耻的叛徒当得理直气壮,风光无限!
 
        三者为了自我包装。这年头儿无论学界权威、商界老板、文化界名流都喜欢罩上一件“独立人格”的高尚外套。因为一旦披上这件外套,就似乎树起了一面特立独行的旗帜,成为有深度的“思想者”,引来各方势力的捧场。于是,抄袭汪精卫的陈词滥调也能成为全球“百名思想者”;与妓女玩3P的嫖客也被赞美成“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屈原;刮分国资、巧取豪夺的地产商也能变成“先天之忧而忧”的“为民请命”的仁人义士;演艺界有些头脑愚昧、思想浅薄的明星大腕儿也披上这个华丽外套,一脸正色地给国人上起了不着四六儿的“历史课”和“政治课”。
 
        四者为了自我陶醉。一些干啥啥不成,吃啥啥不剩,却自我感觉良好,认为民主了就能当总统的二货,大都对“独立人格”四个字儿趋之若鹜,如同当年阿Q掌握了“革命”一词,总是在众人面前装腔作势的卖弄一番。他们觉得在书摊上看了几本“秘闻野史”就有知识了,在视频上听了几段“猿老师”讲座就有思想了,在教堂里参加了几回洋人的“跳大神儿”就有信仰了,其实他们是被公知用浓硫酸洗脑洗成残废了。为了体现“人格”的“独立性”,他们总是违背常理,比如:骨肉同胞遇难它们冷嘲热讽,洋大人遭灾它们如丧考妣;动车脱轨它们兴高采烈,神七成功升空它们咬牙切齿;对历史垃圾顶礼膜拜,对民族英雄泼污鞭尸。“独立人格”在他们身上已经变异成一种哗众取宠的、带有颠覆性的条件反射。比如,当你饿了的时候,喊出“我要吃饭”就说明你没有独立人格,而喊出“我要吃屎”,才说明你与众不同,有“独立人格”!
 
        话说回来,“独立人格”确实是个好词儿,但它于“茅台酒”、“民主”等字眼儿一样,正因为好听,所以才有假的大量泛滥,才有人披上它招摇撞骗!本人并不反对“独立人格”。因为在市场引导利益最大化的年头儿,潜规则无处不在,无论明里暗里事事都能恪守“人格”底线实属不易,谁做到了我们应该向他致敬!可是你若披上“独立人格”的外套来装深度、装境界、装高尚,就别怪我们要揭穿你了。
 
        “独立人格”应该是骨子里的,不是一天到晚罩在外面唬人的。
 



(责任编辑:黄明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