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工人农民

黄明娥:回乡偶感

发布时间:2021-08-18 来源:作者来稿作者:黄明娥

因2020年开始的新冠疫情,已经一年多没有回家乡了。
 
6月中旬,接到母亲摔倒住院的消息,已是心急如焚,终于在7月3日能回家看望。
 
因前几年扶贫搬迁和村民在镇上自购住房,老家已无人居住,只留下几栋日渐苍桑的木屋和杂草丛生的园地。加之父亲于二零一九年去世,怕母亲一人住在老家无人照料,于是说服母亲住到二哥家。
 
\
 
这次回来本想一来多陪陪母亲,二来联系一下亲朋好友,了解一下农村的情况,未料在7月11日母亲清晨和中午在家又摔倒,于是和哥哥、妹妹商量,准备带母亲到市医院全面检查是什么问题引起的。
 
7月14日妹妹联系了同学的车,一路顺利送到市医院。这些年,我们兄妹五人,除了妹妹收入比较稳定以外,其余的都面临很大压力,也因此,妹妹这些年为大家付出的比较多。这次陪母亲看病,妹妹说我们就不要出钱了,她来承担。需要给她同学的路费300元,我说我来出,妹妹说不用了,你现在是困难时期。我们先找了一家宾馆住下,妹妹说“刚才给我同学路费时,他悄悄问我这钱是算我的,还是算你姐姐的?”我有点诧异。
 
母亲住院期间,一些亲戚知道了消息,纷纷打来电话慰问。于是聊到人情世故,真的是人间百态:
 
妹妹说,某某也生病了,她有三个儿女,但除了大儿子承担义务以外,女儿和小儿子都不闻不问,我很不解:她女儿的房子不是她帮忙盖起来的吗?还有她外孙这些年不都是她帮带大的吗?小儿子条件也不差呀?妹妹说是啊,但他们就不想管,弄得大儿子一家也很有意见。
 
唉,百善孝为先,但现在有的人算自己的利益是第一位的。这在农村不是个别现象,对待老人,儿女大多都是要算帐的,象我们兄妹这样尽心尽力、不互相推卸责任赡养父母的是少数。
 
母亲说:在农村我们(指父亲)算是幸福的了,虽然你们不是有什么大成就,但都有孝心和通情达理,有许多老人不管他们的子女是穷是富,一辈子都是劳累的。
 
母亲出院回到家来,有的同学知道我回来的消息来看望。聊到其他同学的情况,多是外出打工、离婚、生病(特别是患癌的多)。镇上平时就是老年人和小孩子。农村集市也没有以前那么热闹了,中午就散场了。“镇上人没有多少,但小商品店子开的多,一家接一家的,生意也不怎么好”。
 
 
镇上建二屋、三层小砖房多了,这是一种潮流和趋势。母亲说:现在生活压力大,人们都是趁年青在外面赚点钱,把房子搞好,把小车买了,要不然,农村娶媳妇难的。是呀,赚钱,多赚钱是当下绝大多数人的主要目标和主要话题。(理想?信仰?.............)

 
\

\
 
抽空我和以前的邻居回了一次山上的老屋,其实,这里离镇上不远,5里路左右,公路直达家门口,有太阳能路灯,山青水秀,当初为什么要村民搬下来?邻居说后悔搬下来,田呀、地呀都在上面,都荒了,今年就种了点玉米,养几只鸡。我问她“你每天都要上来一次吗?”,她说:“是的,每天早上上来,下午回镇上,在镇上不好玩”。是呀,以前的村民现在住到镇上东一家西一家的,再也没有了以前住在山上走家串户聊天、互相帮忙的情景了。
 
 
从二哥家走廊望到对面山坡,一道高速公路正在加紧施工,明年就能修好。这条公路给镇上的某些人带来了利益,国家补偿了占用他们山、田和地的款。邻居说有的人用补偿款盖了新楼房,有的用来治病,有的用来还债,有的留给子女读书.......这路修好后,到机场、到市里都方便多了。时代的发展也让沿线农村会有一些新的变化。好事!
 
 
我发现内心那美好的家乡已越去越远:它曾有过温馨、互助、平等、真诚、淳朴、欢笑,有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我也开始徘徊在回与不回之间。“近乡情怯”了。



(责任编辑:林飞雪)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主人公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我们会更加努力,宣传红色文化。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
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