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工人农民

从人民公社的历史进程,看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

发布时间:2021-01-04 来源: 八角楼上作者:小庄

\
 
直到今天,很多人对于人民公社的认识,依旧停留在大锅饭和平均主义的框架里,这是长期以来公知们对于人民公社的刻意歪曲和污蔑的结果。
 
 
而他们歪曲和污蔑人民公社的真正目的,是想否定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否定人民群众的伟大历史作用。
 
 
因此,如果我们不能对人民公社的存在和发展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不能对支撑人民公社背后的思想和理论有一个深刻的了解,那么我们就不能击破种种的歪曲和污蔑。
 
 
一、
 
人民群众创造历史
 
 
人民公社绝不是由某个领导人一拍脑袋想出来的经济模式,实际上它最开始是由人民群众自发创造出来的,它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苏维埃建设时期。
 
 
那时候红军开展打土豪、分田地的运动,可是对于绝大多数的贫下中农来说,他们不仅仅缺少土地,他们还缺少用于耕种土地的生产工具,比如最基本的耕牛,所以他们必须实行团结互助,否则就解决不了很多生产中的实际问题。
 
很多的地方组织了劳动互助社和耕田队,以调剂农村中的劳动力;组织了犁牛合作社,以解决耕牛缺乏的问题。同时,广大的妇女群众参加了生产工作。这种情形,在国民党时代是决然做不到的。在国民党时代,土地是地主的,农民不愿意也不可能用自己的力量去改良土地。——《毛选第一卷,我们的经济政策,1934年》
 
这是毛泽东1934年在苏区建设时期作的一个经济报告,里面其实讲得很清楚,农民为了解决封建时代个人小生产的弊端,于是自发的组织了互助社、耕牛队、合作社等组织,这些组织是建国后的人民公社最原始的雏形。
 
合作社的组成方式并不复杂,它依旧建立在个人私有制的基础上,只不过对于很多个人能力办不到的事,那么就由大家组成的合作社去办,比如大家筹钱去买耕牛,一起修建水利设施,全社的人一起挖公共塘坝,一起改造交通路线等等。
 
这些事情都是非常有利于农业生产的,并且又是单独的个人很难办到的,所以合作社这样的组织才应运而生。
 
为了鼓励农业生产,促进合作社经济的发展,苏区还单独在生产合作社、粮食合作社之外,又成立了信用合作社,用于给生产合作社贷款,以鼓励和发展农业。
 
因此,在苏维埃建设时期,合作社经济就已经成为了苏区范围内一种独特的经济模式。
 
现在我们的国民经济,是由国营事业、合作社事业和私人事业这三方面组成的。——《毛选第一卷,我们的经济政策,1934年》
 
后来的历史我们都知道,在王明“左倾”路线的指导下,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了,苏区根据地几乎全部丧失,红军也被迫开始长征。
 
当红军到达陕北以后,在面临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的民族危亡时刻,国民党同共产党之间实现了第二次合作,建立起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随后,共产党领导下的,由红军改编而来的八路军,开始深入敌后战场,建立起了大片的解放区根据地,而合作社经济的模式,因为能大大帮助农业生产,因此也得到了极大的发展。
 
后来我们一提到解放战争,更多时候谈论的都是政治和军事上的胜利,比如政治上我们创造出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的局面,军事上我们缔造出来的是一支真正的人民军队。
 
这些固然是对的,但是还不止于此,解放战争的胜利,还有经济战线上的完胜,当国民党的底层士兵在作战中,常常出现挨饿受冻现象的时候,我们的解放区却可以给我们的战士提供充足的粮食和棉花,以保证解决战士们的温饱问题。
 
所以,当蒋介石失败之象刚开始显现出来,立刻就呈现出兵败如山倒的局面,这就是因为他们的失败,是政治、军事、经济战线上的完败。
 
新中国成立以前,一切的问题都围绕着民主革命展开,而新中国成立以后,一切的问题便开始围绕经济的建设展开了。
 
这个时候,我们的合作社经济的历史作用,便开始更加明显的显现出来。
 
 
\
 
 
二、
 
工业化的支柱
 
 
要真正的实现我们国家的经济富强,其中最重要的,也最艰难的,就是在贫瘠落后的中国土壤上,依靠自己的力量,实现国家的工业化。
 
追求国家工业化,它并不是共产党这一代人才提出来的,是鸦片战争以后,外国侵略者用枪炮打开中国大门的时候,无数仁人志士就认识到这个问题了。
 
可是,在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统治之下,实现国家的工业化不过是一种梦想,“实业救国”的道路根本就走不通。
 
原因很简单,如果你兴办的工业企业、军事工业、民用工业里,到处充斥着贪污腐败,剥削压榨,以及来自帝国主义对核心技术、经济命脉的掌控,你的企业怎么可能得到真正的发展?
 
李鸿章筹建的北洋水师的全军覆没,已经完全的证明了这一点,在外有帝国主义的掌控,内有封建主义的压迫之下,国家工业化注定是幻梦一场。
 
后来经过无数革命先烈的牺牲和奋斗,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才真正为国家实现工业化创造了独立、自由、民主和统一的政治条件。
 
毛泽东曾经在1945年的《论联合政府》报告里指出: 
 
“没有独立、自由、民主和统一,不可能建设真正大规模的工业化。没有工业,便没有巩固的国防,便没有人民的福利,便没有国家的富强。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的105年的历史,特别是国民党当政以来的18年的历史,清楚的把这个要点告诉了中国人民。”——《毛选第三卷,论联合政府,1945年》
 
中国百年近代史中,牺牲了多少的革命烈士,才换回了一个民主、独立的新中国,可是这仅仅是中国走向繁荣富强的第一步而已。
 
 
中国要实现真正的国富民强,必须独立自主的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完整的工业化体系。
 
 
可是这条路并不容易,要实现工业化,除了已经取得的政治、军事上的独立之外,你需要有钱进口设备和技术吧?你需要招聘大规模的技术核心人才吧?你需要有大量的劳动力从事原材料的发掘和加工吧?
 
甚至,就算你有钱,还得有国家愿意把这些设备和技术卖给你,否则你依然毫无办法。
 
那时候真的是艰难,资本主义国家根本就不承认你,因为就是你们刚刚把他们给赶出去的,所以它们合起伙来封锁你,即使是苏联,因为在中国有长春铁路和旅顺港的既得利益,他们也不愿意毫无保留的支援新中国的建设。
 
要在坚持独立自主,坚持主权领土完整的条件下,进行工业化建设,真的是一件常人难以想象的事。
 
后来是因为新中国在抗美援朝上取得了伟大的胜利,苏联看到了这个社会主义同盟的巨大影响和作用,才决定大规模的援助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
 
但是即便如此,中国要解决建设初期的资金、人力、资源等等问题,还是异常的艰难,我们又不可能像资本主义国家那样去侵略别的国家,以换取工业化的原始积累。
 
怎么办?这个时候,伟大的人民群众的历史作用就开始凸显出来了。
 
新中国决定通过剪刀差的方式,从农民身上来取得这种工业化的原始积累。
 
也就是说,农民生产的粮食不仅仅要养活自己,还要养活城市里的工人、行政人员、苏联技术人员,还要用一部分粮食换取外汇,购买工业化所需要的设备和技术。
 
就问你一句,中国的农民苦不苦?他们的作用大不大?
 
这个原始积累要怎么取,实际上就是通过统购统销的策略,由国家统一收购农民手里的粮食,然后实行定量分配,减少中间商赚差价,减少运作环节中的投机倒把,使得最最有限的资源,能够得到最最合理的利用。
 
事实上,后来不仅是粮食,很多其他必要物资,比如油、布等等,也逐步实行了这种统购统销的策略。
 
可是这么一来,本来就只能维持在温饱线上的农民,生活就变得异常艰难起来,时时刻刻都面临着缺衣少粮、如履薄冰的境地,而且只要稍微遇上一点天灾人祸,立刻就会出现饿死人的现象。
 
怎么办?如果这样持续下去,不仅工业化建设难以完成,就连农民也可能与国家产生剧烈的矛盾。
 
工业化的建设是必须要做的,工人要吃饭,设备要资金,开采要劳力,农民自己也要吃饭,而重工业的建设,又是回报周期极其遥远的项目,更不要说军事工业那种无法直接提供经济回报的烧钱项目了。
 
因此,理论上来讲,就只有一个办法,提高农业产量。
 
天佑中华,伟大中国人民的创造力再一次帮助了新中国的建设事业。
 
在新中国还无法实现农业机械化、生产科学化(化肥的突破)的时期内,解放区的广大群众便纷纷自发的成立了农业互助组织,也就是上面我们说过的各种形式的合作社。
 
这在当时极大的促进了农业的增产。
 
时间仅仅是到了1951年,就有2100万农户,近1亿的农民自发的组成了合作社,来提高农业生产,支援国家的工业化建设。
 
这里有一个最关键的点,就是早期的合作社,它不是由上层按照某种理论构想设计出来的,它是农民为了生活,为了增产而自发创造出来的。
 
为什么说这一点很关键?是因为群众自发创造出来的东西,必然建立在这样一种条件之下:即自愿和互利。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在自愿和互利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那么就不可能自发的成立起来那么大的规模。
 
没有行政力量的干涉,合作社要自发组织起来,必然是因为农民在合作社经济中增加了产量,获得了利益,而且在分配制度上达成了一致,才会出现自发组织嘛。
 
所以,当时在中国,即使还没有实现农业机械化,生产科学化的阶段,由于农民生产合作社实行统一经营,统一组织劳动,能够合理利用土地,兴修水利,改良土壤,改良品种,采取新技术等许多单干农民根本难以做到的事情,特别是在抗御自然灾害上面,显示出了极强的优越性。
 
因此,农业合作社,不管是在理论和实践上,都具有伟大的历史作用和历史意义。
 
当山西给毛泽东送来了一份《把老区互助组织提高一步》的政治报告以后,毛泽东兴奋不已,因为他看到了群众这种伟大的创造力。
 
如何把这种农业互助社、合作社的优越性和创造性进行普及?以缓解上面我们说的,所需投入越来越大的工业化建设与支援工业的农业生产依然落后的矛盾,成为了毛泽东接下来要思考的问题。
 
 
既然农民自发成立起来的合作社,能在农业生产上显示出强大的优越性,那么我们就要进行普及,并且为它们的发展创造更加优越的条件,以便它们可以更进一步的前进。
 
 
可是,农业合作社的成立和推广,一旦被赋予行政力量的干涉,那么就不可避免的会出现一个问题,即平均主义的问题。
 
 
为了避免这样的问题,毛泽东通过实践调查,确定了推广合作社的基本原则:自愿和互利。
 
 
因为,只有在自愿和互利的基础上,才能避免在合作社推广的过程中,出现平均主义的破坏和影响。
 
不仅如此,他还强调,在合作社的推广中,不能只肯定农民互助合作的积极性,也要保护单干户的积极性,既要防右,又要防左。
 
“解放后,农民对于个体经济的积极性是不可避免的,不能忽视和粗暴地挫折农民这种个体经济的积极性”——《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
 
不顾农民自愿和经济准备的各种条件,企图对于互助组和农业生产合作社的成员实行绝对平均主义,是“左倾”的错误思想。——《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
 
毛泽东甚至在几次会议上不断强调:“牲口入社,必须合理作价,贫农不要在这方面占富农的便宜,在土地、牲口、农具上,贫农不要揩油。互利才能换得自愿,不互利就没有自愿。”
 
 
最终,又形成了一个最基本的合作社是否扩大的标准——增产。
 
 
而且是较大规模的增产,这是毛泽东在颁布《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以后,定下的一个硬性标准。
 
 
原理同样很简单,你的合作社如果不能增产,那么不管你说得天花乱坠,不管它的理论多么的完美无缺,其结果就是经不住实践的检验嘛,那还有什么推广和扩大的意义呢?
 
 
在毛泽东设想里,要消灭封建时代的个人小生产,不能用强迫命令的办法,只能在合作社的不断增产,不断显示出来的优越性的引导下,来激发农民自愿加入进来,那么这种合作社才是巩固的,才是科学的,才是具有生命力的。
 
 
在这种逐步的科学的引导之下,农业合作社迎来了全国普遍的发展,且发展速度完全超出了毛泽东的预想。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种发展是非常健康,非常平稳的。这种平稳和健康的发展,又反过来极大的支援了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
 
 
时间来到1956年底,中国的农业合作化的改造工作基本完成了。从整个历史进程来看,毛泽东领导的无产阶级革命,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通过土地革命,实现了“耕者有其田”的目标,在随后的社会主义革命中,又完成了对分散落后的农民个体经济的社会主义改造。
 
在这场农业合作化的推广和改造过程中,没有引起社会动荡,没有出现毛泽东担心的粮食减产情况,相反,粮食连年增产,大规模的支援和促进了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
 
\
 
 
三、
 
人民公社的理论依据
 
 
随着农业合作化的改造工作完成以后,一个关于农业与工业的相互关系的思想和理论开始在毛泽东脑海里形成了。
 
 
国家工业化的建设,对于粮食和工业原料、资金的需要,是在一年一年的增大的,目前通过农业合作化的办法,是可以勉强维持这种逐渐增加的巨大开销的,但是它总有到头的时候,合作化的红利是有明显的上限的。
 
 
因为它没有实现科学化和机械化,它还是依靠完全的劳动力进行农业生产,仅仅是通过改造生产关系来促进增产,这种增产要不了多久,就会立刻碰到它的天花板。
 
 
而且,农民总不能那么一直苦下去,一直无条件的支持工业化建设吧。
 
 
怎么办?这个矛盾已经是可以预见得到的矛盾。
 
 
在这种情况之下,毛泽东提出了继续扩大农业合作社的规模,将可能合并的农业合作社进行合并,为实现工业提前反哺农业开辟道路。
 
 
这就是后来人民公社形成的理论依据。
 
 
所谓的人民公社,其实就是大大小小的农业互助社、农业合作社合并在一起,就成了人民公社。
 
 
为什么要继续扩大农业合作社,才能实现尽快的工业反哺农业呢?
 
 
原理还是一样的简单:
 
社会主义工业化的一个最重要的部门——重工业,它的拖拉机的生产,它的其他农业机器的生产,它的化学肥料的生产,它的供农业使用的现代运输工具的生产,它的供农业使用的煤油和电力的生产等等,所有这些只有在农业已经形成了合作化的大规模经营的基础上才有使用的可能,或者才能大量的使用。——《毛泽东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的报告,1955年》

 
这个很好理解,在当时落后的经济条件下,你一个小合作社,让你引进大规模的农业设备,你买得起吗?
 
让你修建大规模的灌溉水利工程,机电工程,你承担得起吗?
 
 
国家的工业力量还很薄弱,也不可能实现对小合作社的巨大投入,但是又必须尽快的用工业反哺农业,所以就必须要求更大规模的农业合作社出现,这样才可以率先以有限的工业产出,来支援农业的快速发展。
 
 
只有工业和农业之间,形成这种良性的互利关系,那么双方才可以在互相支援、互相促进的环境中,迎来健康持续的发展。
 
 
你的重工业如果不能实现对农业的反哺,那么农民的收入就不会增长,那你轻工业生产的那些生活商品,你又卖给谁嘛?
 
农民没钱,也就没有购买力,你的轻工业的发展,也同样受到极大的限制和阻碍,更不用说持续支援重工业了。
 
 
所以,实际上,重工业、轻工业、农业之间就必须形成一个良性的互动关系,没有这个良性互动,单单只是靠农业支援工业,那么工业也难以持续发展。
 
 
这就是毛泽东后来在《论十大关系》中强调重工业、轻工业、农业之间相互关系的历史渊源。
 
 
\
 
 
四、
 
人民公社的历史挫折
 
 
迄今为止,在重工业、轻工业、农业之间的相互关系上的理论探索,依旧没有突破毛泽东的这个论述。这就是说,如果历史的发展可以按照毛泽东预想的稳步走下去,那么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新中国走向真正繁荣富强的道路上,会一帆风顺得多,步子也会快得多。
 
 
然而,事物的发展总是在曲折中前进的,一帆风顺的事情从来都是没有的。
 
 
就在农业合作化的改造进程即将完成的1956年,赫鲁晓夫在苏联搞了一个秘密报告,由此拉开了社会主义进程中阶级斗争的序幕。
 
 
这个秘密报告中,最显著的就是全盘否定斯大林,这种否定实际上就是为资产阶级喊冤,也为后来苏联的资本主义复辟埋下了伏笔。
 
 
也是由此时开始,中苏两国的关系开始出现了裂痕,这种裂痕在随后几年的发展中,逐步扩大,以至于由裂痕一度走向严重对立的局面。
 
 
虽然此刻双方还维持着一定程度的和平,但是从此时开始,毛泽东就知道,中国必须更进一步的强调独立自主,中国的工业化也必须更加地建立在独立自主的基础之上,否则苏联极有可能中途使性子,摆你一道。
 
 
毕竟,到1956年为止,中国的工业化建设基本就是从苏联抄过来的,所以,如何实现独立自主的继续建设中国的工业化,就成了摆在毛泽东面前一个极大的难题。
 
 
当然后来的历史发展确实如毛泽东预料的那样,两国关系逐渐破裂,到了1960年苏联就撤走了在中国的全部技术专家。
 
 
所以,在1956年底,三大改造的工作基本完成以后,如何独立自主的建设中国的工业化,就成了摆在当时新中国工业化建设面前的一个巨大难题。
 
 
也是此时开始,两种完全不同的思想、理论开始发生和衍变出来,逐渐的形成了两条路线。
 
 
你要独立自主的建设社会主义,发展新中国的工业化,你就必然要依靠某种社会力量,而这种社会力量我们大致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广大的人民群众,一类是资产阶级。
 
 
而作为社会上的资产阶级(这是一个代称,并不是说他们都是早先被改造的资本家,这个阶级中包含部分的富农,特权阶层,官僚阶层,原先被改造的资本家等等),这个阶级是不会愿意搞集体经济的路线的,他们实际上就是资本主义路线的社会基础。
 
 
当然,并不是说所有的精英阶级都是如此,不排除有少数爱国志士,他们是有社会主义信仰的,但是我们从整个阶级上去看,资产阶级是不愿意走社会主义集体路线的。
 
 
原本不管你愿不愿意,我们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管你愿不愿意,只要广大人民群众愿意就好了,你就得服服帖帖的为社会主义建设出力。
 
 
这是人民民主专政的意义,国家可以通过强大的行政力量,来推行我们想走的路线。
 
 
但是这有一个前提,就是如果你的路子走得比较稳,就像1949年到1956年的整个恢复和过渡阶段那样,那么不管他们愿不愿意,都得跟着走。
 
 
可是,一旦你的路子走不稳了,这个时候资产阶级就必然跳出来反水,这是社会规律。
 
 
就好像在革命时期,当苏维埃的建设蓬勃发展的时候,创造出来的环境对地主、富农也有一定好处的时候,他们就愿意跟着你一起干革命。
 
但是,一旦蒋介石发兵来剿,他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这个时候他们就必然反水,带着蒋介石反过来围剿红军。
 
 
这是他们的阶级属性决定了的。
 
 
这个规律从井冈山时期的八月失败开始,就一直在苏区的革命历史上,不断发挥它的作用,这也是当时形成肃反的主要原因。
 
 
而且更要命的是,这个阶级的人,因为受教育程度高,掌握的技术水平高,所以他们往往在党内占据一定的重要位置。
 
 
后来的一切问题就从这个根本点上发生和衍变而来。
 
 
毛泽东当然是要坚持依靠人民群众来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所以在1956年底完成了社会主义的三大改造以后,生产关系已经有了一个巨大的改变,这时毛泽东决定要依靠广大人民群众大规模的,独立自主的建设社会主义,这就有了后来我们看到的大跃进。
 
 
这里解释一下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即三个要素:生产资料公有制,人和人在生产中的平等关系,分配上的按劳分配。
 
 
理解这三点很重要,生产资料公有制很好理解,我们就不说了。
 
这个人和人在生产中的平等关系怎么理解?其实,它有具体的体现,这种体现就是人民群众有工厂的管理权,有工厂的监督权,经济要公开,领导也要适当参加劳动,人民可以就生产提出自己的意见等等,具体实现制度就是民主集中制。
 
 
是不是很熟悉?是的,这就是人民军队建设过程中,毛泽东在三湾改编的时候,就搭建的一种平等关系。
 
 
而分配上的按劳分配原则,就是承认了社会主义中,人和人之间是有差异的,贡献不是平均的,所以绝对不能搞平均主义,它会严重破坏生产积极性。
 
 
关于社会主义阶段,人和人之间是有差异的,以及人民内部依然是有矛盾的观点,是毛泽东在社会主义建设阶段里一个伟大的理论创造。
 
 
这个创造被写进了《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文章里,是一笔极其宝贵的财富。
 
 
因为只有承认了这一点,我们才能在理论上消灭平均主义的根基。
 
 
可是事物的发展总是走向反面,当你越是急于独立自主的建设社会主义的时候,就越容易走向它的反面。
 
 
大跃进中,大量的农业合作社在热情似火的氛围中,被合并在一起,成了人民公社,而对于这种由农业合作社组成的大型人民公社,当时的上层建筑里,却又不具备与之相适应的管理制度、意识形态去科学的引导和发展。
 
 
于是,在共产风、浮夸风、瞎指挥风、强迫命令风、干部特殊化风的五风影响下,干部同劳动群众完全脱离了,人民公社里被盲目的搞起了大锅饭、一平二调搞共产、虚报业绩搞浮夸等等。
 
 
这就是人民公社后来被打上大锅饭和平均主义标签的历史原因。
 
但是这里面我们需要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并不是说当时所有的干部都喜欢搞共产、搞浮夸,故意搞坏生产建设,而是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不管是干部还是人民群众,大家对于社会主义的认识是完全不够的。
 
 
他们很多人既搞不懂平等主义和平均主义的区别,也不明白社会主义建设需要遵循的自然规律,没有这些认识,就必然容易在热烈的氛围中被冲昏头脑。
 
别说那时候,即使是今天,我们还可以看到很多人搞不清楚平等和平均的区别。
 
 
而从人民群众的角度去看,人民公社的挫折也有群众基础,长期以来处于极端贫困的中国农民,在革命胜利以后,那种急于摆脱贫困落后状态的渴望,是十分强烈的。
 
 
这种强烈的渴望,配合着对共产党的信任,在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里,其盲目性就毫无保留的暴露了出来,于是我们就看到了种种荒谬的跃进现象。
 
 
客观的说,人民公社的挫折,是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一次极大的挫折,却又是无法避免的挫折。
 
 
理论上讲,人对客观规律的认识,必然经历一个由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阶段,也就是说从完全的不了解,到逐步认识,到最后掌握规律,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过程。
 
 
所以我们说事物的发展总是要在曲折中前进的,笔直的道路是永远没有的。
 
 
但是,当时的领导人,在还没有掌握生产建设的基本规律的前提下,就发动大规模的群众建设运动,无论如何都是错了,应该作自我批评。
 
 
这一点,在随后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上,毛泽东就首先作了自我批评。
 
 
而那些在这场运动中,率先吹起共产风、浮夸风和其他三风的领导人,就更是犯了极大的错误,也应该作自我批评。
 
\
 
五、
 
两条路线
 
 
我们上面说了,资产阶级在你处于顺境的时候,是会服服帖帖的跟着你走的,可是一旦你的路线遇到了挫折,他们就会反水。
 
就好像我们的人生经历一样,当你顺风顺水的时候,中间派都拥护你,一旦当你遇上巨大挫折,这些人就会远离你。
 
这不是什么人性的善恶,而是基本的社会规律,是每个人从自己的利益出发,作出的一种选择,仅此而已。
 
 
当时间来到1962年,大跃进中的种种错误已经得到纠正,国民经济的发展和恢复重新走上正轨的时候,一股黑暗风却迎面来袭。
 
 
什么是黑暗风,就是把当时中国的形势说得极其黑暗,啥也不行了,经济建设要完了,集体经济养懒汉,人民公社不符合国情等等等等。
 
 
配合着这种形势的估计和判断,自然就会提出新的策略和方法,这种策略和方法就是:包产到户,公社解体,农民单干。
 
 
而实际的情况是什么呢?
 
是以人民公社为单位的核算方法,已经纠正为以生产队为单位核算,平均主义已经被瓦解,以公分记账形式的按劳分配被普及和确认起来。
 
 
滋生大锅饭的集体食堂,已经大规模解散。
 
 
脱离群众导致的浮夸风,瞎指挥风,已经在大兴社会调查的制度下,开始被禁止,又通过生产指标的回归,瓦解了浮夸风和瞎指挥风的产生根源。
 
 
总之,一系列的纠正措施已经起到了明显的作用,毛泽东估计情况到1964年就会明显好转,至少恢复到1957年的生产水平。
 
 
后来的历史证明了毛泽东的判断是正确的。
 
 
然而,一条以包产到户和分田单干的路线已经逐渐形成,并在社会中有着强大的社会基础,这个基础就是我们上面所说的资产阶级,在城市主要是在三大改造中被改造的资本家,在农村则主要是富农,和掌握较多生产资料的富裕中农。
 
 
当然,两个阶级的成分都比较复杂,但是总体上看,就出现了两条路线,这两条路线的斗争急速发展。
 
 
其实,这两条路线并不是1962以后才有的,应该说它一直都存在,只不过在社会主义的建设遇到巨大挫折以后,另外一条路线才敢于跳出来。
 
 
两条路线的斗争,其实本质就是阶级斗争。其最终的结果,就是爆发了我们后来看到的那场更大的历史挫折。
 
当然,这里面又涉及更为复杂的思想和理论路线问题,但是总体上看,就是阶级斗争的产物。
 
 
我们说,什么是历史唯物主义,其实就是用阶级斗争的观点看历史,这就是历史唯物主义,否则你永远解释不清楚历史。
 
 
 
六、
 
总结。
 
 
这篇文章并不是要写阶级斗争,而是要把人民公社的历史梳理清楚,我们只有搞清楚了它的整个历史渊源,才能够给予它更公正的评价。
 
 
现在,就人民公社的问题,我想我们已经可以得出几个明确的结论了:
 
 
第一:人民公社脱胎于农业合作社,而农业合作社脱胎于早期互助合作社、互助组等组织,农业合作社曾经在新中国的工业化建设中,发挥了巨大的历史作用,这种历史作用背后的阶级基础是农民。
 
 
第二:农业合作社绝不是平均主义,也绝对没有大锅饭现象,他们不管在增产上,还是抵抗风险上,都有着极大的社会主义优越性。
 
 
第三:在合并扩大后的农业合作社,也就是人民公社中,吹起来的共产风、浮夸风、大锅饭、平均主义等现象,其体现的是上层建筑与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或者说是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也就是说当时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薄弱,大家的认识普遍不够,又没有相应的制度来管理和引导庞大的人民公社,以致出现种种乱象。
 
 
这种矛盾,只有通过两方面着手,一方面在上层建筑中加强社会主义教育,建立完善的、科学的管理制度,另一方面,调整人民公社的生产关系,恢复到原来农业合作社的结算和运作规模,然后在发展中逐步扩大,这个矛盾就能引向社会主义的方向。
 
 
而不是直接退回到小生产性质的个体单干、包产到户。因为,至少在农业合作社规模上的集体经济,已经被历史证明了其强大的优越性。
 
 
第四:重工业、轻工业、农业之间的相互联结、相互制约、又相互促进的生产关系理论,至今仍然是科学的理论,具有深刻的实践价值。
 
 
第五:以农业合作社为代表的生产关系,即:生产资料公有制,人与人生产过程中的平等关系,按劳分配三要素,是有着极大的先进性和优越性的。
 
因为种种历史原因,它们遇上了巨大的挫折,但是毫无疑义的是,它们将成为接下来社会主义建设中,我们应该不断探索的一个方向。
 
 
最后,如果还有人搞不清楚平等主义和平均主义的区别,那么请倒回去,把文章再重读一遍。
 
 
历史文章:
 
人民喊毛主席万岁,他喊人民万岁
 

(责任编辑:林飞雪)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主人公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我们会更加努力,宣传红色文化。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
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