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史话杂谈

常与共:“一生所爱”是导师,原来是真的

发布时间:2020-06-07 来源: 察网作者:常与共

人间最伟大的爱是什么?开国上将陈士榘弥留之际,陪伴他度过后半生的妻子问他,“你最爱的人是谁?”,这个女人多么希望(很正常)这位自己钦慕的挚爱的相守的将军,能够说出“是你”这两个字,就像电影《东邪西毒》里,“你爱的人究竟是慕容嫣还是慕容燕”,“正确答案”不过是“就是你呀”一样。可是,可是我们这位人民共和国的上将军用生命里最珍贵的一口气断断续续地说出来三个字“毛……泽……东”!
 

\

图左:陈士榘

人间最伟大的爱是什么?开国上将陈士榘弥留之际,陪伴他度过后半生的妻子问他,“你最爱的人是谁?”,这个女人多么希望(很正常)这位自己钦慕的挚爱的相守的将军,能够说出“是你”这两个字,就像电影《东邪西毒》里,“你爱的人究竟是慕容嫣还是慕容燕”,“正确答案”不过是“就是你呀”,一样。可是,可是我们这位人民共和国的上将军用生命里最珍贵的一口气断断续续地说出来三个字“毛……泽……东”!

多方考证,这是真的,绝不是某些人的无厘头的杜撰。换言之,这个世界上,有一些我们可能根本未曾真正了然的大爱和大爱之人!这才是世上最伟大的爱和情!毛泽东是谁?是一个人民领袖,是地球村里一切受苦受压受迫受罪受害的人心中的神,也是他们一切奋斗、不断向前的动力所在,作为一个符号和精神、代名词,对毛泽东的挚爱、深爱、痴爱,反过来也就是对中国劳动人民的爱、全世界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爱,对共产主义伟大理想的至死不渝的坚定!人们喊出的毛主席万岁,也同样在逻辑上会响起另一个回声——人民万岁!这才是一个共产主义战士、人民的儿子应有的答卷。

我们看过了太多的现代影视片,革命题材的,一上来就需要一个男女爱情的主线,否则似乎这红色故事就编不下去。就像长期以来,进口大片(包括一些华裔拍的)里要不留一点少儿不宜的镜头,似乎就难以大卖热卖一样。奇怪得很。与抗日神剧相比,这种布尔乔亚气质过于突出的历史题材剧情片,似乎没有男女爱情桥段就没法开展剧情的套路,也大大地拆解了红色叙事在青少年心中的自然真实的和神圣的意味。某种程度上,毫不夸张地说,在一时之间干成了很多阶级敌人想干而没有干成的事,在人们的头脑中塞入了有害于历史感和道德感的毒素。

不过,天道轮回、天日昭昭,人民群众的眼睛毕竟是雪亮的。孩子们长大之后,看清楚纷纭事实,看懂了头顶的亿兆人民创造的星空,笃定了内心始终站在劳动人民一边的道德法则,那么,就更该懂得,在奴隶面对奴隶主、被压迫者反抗压迫者的滚滚历史洪流中,爱情的存在毋庸置疑,但爱情的样子却一定是把眼跟前最重要的事情——消灭近在咫尺的敌人、干翻反动统治阶级,当成第一要务,否则,连命都保不住,往前一步就是断头台,哪里还有机会去卿卿我我、你侬我侬?别说这,恐怕连一般意义上的磨磨唧唧生离死别的场景,都来不及演绎。承平日久,很多编剧和导演的脑子都瓦特了。干脆弄个现代都市言情片多好,何必要拿红色故事当噱头?除非有意为之,“图谋不轨”。

革命时代的爱情,绝不是今天风景这边独好和有爹娘老子可啃条件下的风花雪月,更不是吃饱了没事干,像潘驴邓小闲那等腐朽的伪中产才玩的变脸一般的里格楞,更不是资产阶级小姐姐到了延安山沟沟里看见了五大三粗的革命战士,扮高冷的同时玩起在国统区中学里学会的那套脚踩N只船的游戏,直至把我们优秀的早就笃定了爱情与忠诚之硬链接的基层干部逼急了、拉下水……

比肩为朋、同志为友,革命时代的爱情,是以共同的信仰为前提的。反革命者的爱情,其实也同样。封建社会的门当户对、政治婚姻是如此,近代以来全球垄断资产阶级为了在民族国家找寻代理人,将其虔诚的黄香蕉教徒家的三五个大小姐,一一指定婚配给军阀武夫、买办才俊,组成镇压劳苦大众的小家庭、大家庭、几大家族。那里当然有爱情啊,只不过人家的灯红酒绿,是以对劳苦大众的大刑伺候、手起刀落、扼住咽喉为信物和保障的。人家对丈夫的爱,是以要求丈夫也跪下来在万能的上帝面前磕头祷告,同时也要顺从西方主子们的意志,对敢说不字的劳苦大众下狠手,包括对人民中国扔原子弹为确证的。这样的爱情,感动?还百年凄美!?传播这套的,就是个蠢货+坏蛋!

《共产党宣言》里所揭示的,在资本绝对控制一切的资本主义社会,资产者实质上把自己的妻子“看做单纯的生产工具的”,是一个有价值的可交换的物品,所谓的爱情,就是买卖!要是没有财产这个绝对前提,就只是一个存在于诗歌中的幻象。与此同时,资产者的爱情也必须建立在资本对劳动本身的绝对支配之下,也还必然以名正言顺、堂堂皇皇地理由保留着“公妻制”,比如,“正式的卖淫”,比如,“他们还以相互诱奸妻子为最大的享乐”。这样的爱情,如果以指着月亮发个誓为开头,以“啊辣舞幼”为结局,那么中间的那一段段,一定是腌臜不堪、打死也不会对“老婆”和“老天爷”说的。

伟大的爱,和伟大的情,一点都不神秘,也不抽象,那就是把两颗心的频率和焦点,调整到人类解放的伟大事业中来。凡事都为了劳苦大众的好日子考虑,每日每时都为了这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了一起,不停地奔跑、跌倒、奔跑,因为世界上还有众所周知的流氓霸权国家,世界上还有人在受苦受累受罪受饿受压受迫,那么,那些有担当的共产主义战士就没有任何时间和空间去玩那种一心为私情私欲的“爱情至上”。其实这一点也并不新鲜,资产阶级革命时期,人家就提倡,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那么,废除私有制也就是废除一切不平等的制度体系的共产主义战士,难道还天天儿女情长、捍卫爱情、忘乎所以?革命年月里,那些以所谓爱或者爱情的名义,去保护自己的“爱人”,而出卖组织和同志,造成血流成河的,不是叛徒就是汉奸,反正没一个好人。

时过境迁,今天如果有人反过来歌颂这些人敢爱敢恨是英雄,那么,就和当初对共产党人下毒手、捅刀子、开排枪的刽子手们站到了同一个战壕里,你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好基友!不要忘了,杨开慧同志当年就因为不肯登报声明与毛主席脱离关系,才慷慨就义的。当时有很多共产党人的妻子,也是因为同样的决绝和坚贞而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这样的爱,才是名副其实的“士志于道”,才是九死其尤未悔!才是无产阶级的爱情,应该有的样子!

“今日欢呼孙大圣”。有一部著名电影,火了一曲主题曲,《一生所爱》。但把孙大圣这样一个“齐天大圣”牢牢锁死在情圣的角色里,一定不会是下苦人的所思所愿。难道,他不应该用一身功夫和一身正气,去扫除一切不民主的制度和害人虫吗?那他手里的金箍棒和七十二变化还有什么“用”呢?把战士、斗士、武士毫无例外地都变成为情所困的情种情痴情圣,让一切宏大叙事都倒头就睡,成为个体情欲的衍生物和附赘悬疣,或许这是后现代影视工业资本想要实现的那点子“宏图大志”。某种程度上,他们成功了!很多失恋的或者单相思失败的孩子,不就是一遍遍地在网吧里刷着各种版本的,往往是半南不北的粤语版的“一生所爱”,而虚掷了一代接班人的青春和大好年华吗?

有考证表明,许许多多的老将军、老战士、老文艺工作者等等,在生命最后的岁月里,念念不忘的,绝不是自己的初恋或“知心爱人”,而是毛主席的好,共产党的好、社会主义的好、马列主义的好!他们所说的最多的话,是“去见毛主席”,“找毛主席去报到”“跟着毛主席继续……”。如果,只是说如果,如果我们这些未曾经历了近代以来那波澜壮阔的翻天覆地和新天新地的无产阶级“后浪”们,无法确切地理解和表述这种爱和情,那么,保持起码的敬畏和沉默总是可以做到的。然后试着按照毛主席的教导,走到火热的生活现场去,和最广大劳苦大众同呼吸、共命运,脚上起泡、手上出茧子,然后看看北美大陆的烽火与无法呼吸,关于爱情,关于陈士榘老将军的一生所爱,理解一定会更深,一定会忍不住热泪盈眶!

(责任编辑:林飞雪)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主人公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我们会更加努力,宣传红色文化。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
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