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社区公告

人权在西方的灾难式挫败

发布时间:2020-04-03 来源:观察者网作者:罗思义

无论是2008年金融危机还是2019年新冠肺炎疫情,中国的应对都比美国更胜一筹。这将使得地缘政治版图向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大大倾斜。美国应对这场灾难性大流行病的战线拉得越长,这种倾斜就会越大
 
 
此次大流行病的全球路线非常明显。尽管新冠肺病毒最开始爆发于中国,但北京方面已迅速控制住了疫情——3月底中国感染病例几乎为零。相比之下,美国和西欧的确诊病例急剧上升让人晕眩,而且目前仍看不到拐点。
 
 
从绝对值来看,美国和意大利的新冠肺炎病例数已经高于中国。但仅从绝对值角度进行对比,大大低估了美国和西欧疫灾的严重程度,毕竟他们的人口数量远远低于中国。实际上,美国和西欧新冠肺炎大流行病的严重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中国疫情的顶点,而且情况仍在恶化。美国和西欧灾难式的失败会比当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更加严重,而且会带来深远的地缘政治影响。
 
 
\
 
《今日俄罗斯》3月30日刊文《在大流行病中人命必须置于经济之上》
 
中国的成功意味着什么?
 
 
围绕中国的成功抗疫,有两个关键问题:中国是如何做到的?它对国际的影响是什么?
 
 
从操作办法来看,中国控制疫情的办法并不是未知的——集中隔离;向自我隔离的居民配送必要生活物资,让全国人民呆在家里;必须带口罩;检测;医护人员驰援疫情严重地区。中国对这些措施的执行肯定比美国和西欧国家更为严格。但在操作层面的背后是中国对社会更为清晰的认知。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中国从一开始就切实理解了真正影响人们生活的人权,而不是西方构建的一板一眼、肤浅的“人权”概念。在一场致命的大流行病中,最要紧的人权就是能活下去。
 
 
说得更宽泛些,对真正的人来说,生命中最重要的不是上“脸书”,或者给竞选前后言行不一的人投票,而该体系对这些政客完全没有约束力。最重要的应当是在面对致病威胁时真正有能力活下去,生活体面且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病有所医、学有所教,当然还有许多人类真正关切的其他问题。
 
 
在这个前提下,考虑到与新冠病毒的斗争规模之大,必须开展一场战争——在中国,大家一致称之为抗击病毒的“人民战争”。
 
 
这很好地解释了中国的抗疫措施。如果这个前提能被理解,那么中国的策略是非常符合逻辑的。归根结底,必须要用一切办法把病毒限制来武汉和湖北境内——一旦在中国蔓延开来,要控制疫情是基本不可能的。因此,中国果决采取的第一项措施就是限制出行。
 
 
如果允许人们离开武汉或湖北,那么大量人员就可能携带病毒,在全国范围内不可控地引发传染。目前在美国和西班牙发生的就是这样的情况,大家赶着逃离纽约、马德里这些重灾区,同时也加速了病毒的传播。
 
 
毫无疑问,“封城”的措施给武汉和湖北带来了极大的痛苦。限制大家出城也给湖北医疗系统带来了难以置信的压力,虽然中国动员了成千上万的医护人员到湖北,但这肯定需要时间。
 
这或许可以和苏联历史上最伟大的战役——斯大林格勒战役作比较。对当时斯大林格勒的保卫者来说,把德军困在城内非常重要,这样苏联军队才能包围并粉碎纳粹。苏联在斯大林格勒内部的伤亡惨重,这座城市的保卫者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保障了苏联人民决定性的胜利。同理,武汉人民牺牲自己,是为了保卫全体中国人民。而武汉的医护人员正是被中国人民视为英雄。
 
 
一旦病毒的传播被果断阻断,限制在湖北省乃至武汉市内,那么中国就可以集中力量对付湖北乃至武汉。我在武汉有要好的朋友。我知道,尽管这给武汉带来极大的痛苦,但他们能够理解中国的这项举措。
 
 
人权在西方的灾难式挫败
 
 
对此,西方所谓的“人权组织”的反应是什么呢?对中国成功的抗疫举措进行了从头到脚、刑事审讯般的谴责。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执行主任肯尼斯•罗斯宣称:“面对武汉新冠病毒,北京方面采用中国共产党一贯的风格,囚禁了3500万人,而没有采取公共卫生和人权都呼吁的具有透明性、针对性的措施。”英国《卫报》一开始连篇累牍地抨击中国抗议方法,直到3月20日也就是中国采取果断行动抗疫后的两个月,它终于承认:“限制交通和保持社交距离的严格规定似乎产生了预期效果”。
 
 
支持香港暴乱的黄之锋呼吁世卫组织总干事辞职,仅仅因为该组织支持中国抗疫的成功策略。
 
 
截止三月底,全世界大部分人都意识到中国是对的。比如,彭博社美国版近期在专栏上发布了题为“世界各地抗疫方式正与北京方面步调一致”的文章,其意不言而喻。
 
 
专栏写道:“如果中国没有采取这些措施,根据模拟预测,二月之前原本会有800万感染病例……事实上,各国政府似乎都在重造轮子,但事情演变至今,逼得他们不得不采取中国的办法:关闭学校和公共场所、关闭边境、执行宵禁、限制人员流动”。
 
 
如果我们当初听从了罗斯、《卫报》和黄之锋的建议,那么截止目前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恐怕会多出几千例,甚至几万例。

 
\
 
 
美国一位护士拍摄的照片,画面中,尸袋整齐地码放在冷藏车内的两边
 
美国失败之处
 
 
西方抗疫的错误办法造成了如今美国和西欧的灾难。仅仅拿单个西方国家的病例数和中国做对比,完全掩盖了这种灾难的可怕程度,也掩盖了新冠大流行在西方国家造成的影响比中国严重数倍的事实。因为中国的人口远远高出任何一个西方国家,它是美国人口的4倍,是意大利人口的23倍。
 
 
比如,世卫组织28日的数据显示,美国有16,894例新增病例,是中国单日确诊人数最高值(3,887例)的4.3倍。但中国的人口是美国人口的4.25倍。如果按两国人口比例来看,美国的确诊病例数相当于71,799(16,894 x 4.25)。这样说来,新冠疫情在美国的严重程度相当于中国最严重时刻的18倍。而目前美国的每日新增病例正处于强劲上涨趋势。一场真正的灾难正在美国上演。
 
 
为了理解这种影响,我们举个例子。美军在海外多次遭受严重的战争伤亡——二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伊拉克战争。但美国历史上,只有两次大规模死亡事件是发生在美国本土——美国内战和1918-1919年的西班牙大流感。除非美国政策在几天内发生戏剧性——虽然不太可能——的变化,否则美国将出现第三次大规模死亡事件。这必然会给美国经济带来比全球金融危机时期更严重的衰退。
 
 
地缘政治影响
 
这种局势的地缘政治后果既有短期的,也有长期的。从短期来看,新冠病毒到目前为止只在三个地区爆发——中国、美国和西欧,其它地区的国家在接下来几周内可能会感受到它的全面影响。这些国家要不尝试中国成功的路线,要不走美国灾难的路线。
 
 
此外,中国作为世界第一制造大国,能为他们提供决定性、实质性的援助。法国可以从中国订购10亿个口罩,这个简单的事实说明了什么是可能的。西方“正规”人权概念的荒谬将被暴露在数十亿人面前,这将不可避免地让地缘政治版图向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倾斜。
 
 
长期的地缘政治后果将有多严重,将取决于美国在目前的灾难性道路上继续走多久。如今,美国已经不可能避免一场严重的衰退——从产出来看,这肯定是自美国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下滑,甚至可能更糟。美国经济能多快复苏取决于它能多快地解决其医疗危机。但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基于上述理由,美国必须放弃其完全错误的人权概念,放弃将人的生命置于经济之下的做法,并在本质上承认中国的做法是正确的。但这种180度的大转弯恐怕不会来得足够快,尤其在这样一场分秒必争的大流行病中。
 
 
过去的12年里,世界经历了两次巨大的全球性考验——全球金融危机和新冠肺炎大流行病。两场考验中,中国的表现都远远好于美国。这必然会导致地缘政治向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发生重大转变。而美国如今这种灾难性的抗疫表现持续时间越长,这种转变就会越大。
 
 
(观察者网凯莉译自《今日俄罗斯》)​​​​




(责任编辑:林飞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