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焦点时评

《方方日记》:中国自由主义者的梦想必定破灭

发布时间:2020-03-27 来源:旁观者更清作者:望长城内外

\
 
某作家在《方方日记》中多次对批评她及这部日记的人破口大骂。
 
她在2月18日的日记里写道:
 
“中国的那些极左分子,基本上是祸国殃民式的存在。他们太想回到文革,太仇视改革开放。一切与他们观点不同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他们成派结帮,对不与他们合作的人进行各种攻击,一轮又一轮。用那种‘洒向人间都是恨’的粗暴语言,甚至还有更为卑劣手段,低级到不可思议。”
 
在3月12日的日记里,某作家说:
 
“今天的恶攻势头来得非常生猛,也是非常令人惊异的:突然有那么多人,集体用同一个话题、同样的语言、同样的图片、在同一时间来对我攻击,嗯,还有公开举报,通力合作的感觉。就好像昨天晚上开过会议,作出决定,约定时间,集体行动一样。这是不是太有点意思了?……细想是有点恐怖的哦:这种组织者如果某一天,要煽动他的团队搞起义或是搞点破坏什么的,应该比我写个日记要厉害一万倍吧?……这样一伙人,一言不合,即下号令,集结团队,各种辱骂和恶意,围剿个体,这跟恐怖组织有什么差别?” 
 
某作家还在3月20日的日记中忿忿地说:
 
“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改革开放如果毁在了这些人手里,是我们这代人的耻辱!”
 
凡是批评她的人就是“极左”,就是有组织有计划的——这就是某作家的逻辑!反正我对她的批判从来都没有谁来组织,完全是自发的。
 
什么是“极左”?“极左”是一个政治用语,目前世界上有多种不同的解释。例如,在美国,桑德斯这样的民主社会主义者就被称作“极左”。如果桑德斯也是“极左”,那么世界上真正信奉科学社会主义的人就是“极极左”了。
 
既然说到政治,那么,我今天就来谈谈围绕《方方日记》进行争论的两派,即赞成和反对《方方日记》的究竟是些什么人,以及某作家的政治角色。
 
这些天来,赞成《方方日记》的主要是当代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以及一些暂时受到某作家欺骗还没有认清她真实面目的网民。而批评《方方日记》的主要是当代中国的社会主义者,以及许多拥护社会主义的群众。
 
公共知识分子实质上是精英阶层中的自由主义者。
 
所谓精英阶层,是指拥有财富和社会地位,受过高等教育,有一定的社会关系和背景的成功阶层。中国的精英主要有政治精英、商业精英、文化精英(或称知识精英)三类,政治精英掌握着权力,商业精英掌握着财富,文化精英掌握着舆论。
 
自由主义是一种思想,分为古典自由主义和新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的基本观点是“四化”:私有化、自由化、市场化和全球化。
 
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是精英阶层中的新自由主义者,主要由文化精英人士组成,其社会身份主要有学者、作家、教授等,属于当代中国精英阶层的一部分,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他们在政治上信奉西方的新自由主义,其政治口号是“自由民主”,他们的理想是在中国实行西方式民主的政治制度。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身处体制之外,是现行体制的批评者;还有一部分人隐藏在体制内,表现为改革开放的积极者(或称改革激进派)。他们的政治特征是亲西方和个人主义,对中国革命的历史、对毛泽东持全盘否定的态度,美国是他们的精神祖国。因此,他们在当代中国的政治舞台上充当了社会主义制度掘墓人的角色。他们实际上就是过去被称为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的一部分人。
 
而被某作家称为“极左分子”的人,实际上是当代中国坚定的社会主义者和积极拥护社会主义的人民群众。这部分人大都属于社会的中下层,许多人为改革开放作出过牺牲;不少人是体制内人士。他们在政治上信仰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坚持和拥护社会主义,其政治口号是“公平正义、共同富裕、人民当家作主”。他们的政治特征是爱国和集体主义,维护中国革命和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因此,他们在当代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是社会主义理想和道路的坚定维护者。
 
当代中国坚定的社会主义者和积极拥护社会主义的人民群众是政治上的左派,而精英阶层中的自由主义者则是政治上的右派。左派与右派斗争的焦点是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
 
左派与右派的斗争是当今中国一个奇特的现象:中国现行体制像一口大锅,锅里有肉也有汤,一些吃肉的人即精英阶层中的自由主义者,一边吃着碗里的肉,一边又想着砸烂这口大锅;而许多喝汤的人即左派,却拼命想保住这口大锅。这是因为,如果保不住这口大锅,以后喝汤的人就连汤都喝不上了;而右派想在砸烂这口大锅后,自己成为新锅的主人,就像前苏联和东欧原社会主义国家现在的当权者一样。吃着锅里的肉还想砸烂这口锅,中国精英阶层中的自由主义者,就是典型的“白眼狼”!
 
近年来,全球贫富差距不断扩大,资本主义的恶果日益凸显,资产阶级与广大劳动群众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尖锐,社会主义开始从上世纪末的低潮中逐渐转出和兴起,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社会主义运动中,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条道路、两种制度的斗争也日趋激烈。这就是近年来在中国越来越多的人心向社会主义和左派阵营不断扩大的根本原因。
 
很明显,某作家在当前中国政治舞台上属于右派即精英阶层自由主义者,她也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据某作家自己在日记中介绍,她于1978年考上大学,毕业后当过记者、编辑和作家,后来当上了湖北省的作协主席。据百度百科介绍,她的三个哥哥,大哥是武汉华中科大的教授, 二哥是东北大学的教授,三哥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现在是武汉直升飞机公司CEO。某作家自己还在日记中说,她大哥的女儿已加入了新加坡籍,她三哥的儿子和孙子孙女都在美国匹兹堡生活。她自己现在武汉有两套房子,在武昌区定居,在江夏区的房子里写作。某作家虽然不是公务员,作为湖北省作协主席,也享受正厅级干部的待遇。从这些情况可以看出,某作家完全属于精英阶层人士。至于她的政治立场,在《方方日记》里也有充分的表现。
 
某作家在2月6日的日记里说:
 
“但今天更多的是好消息。是这么多天来,最令人激动的消息。先是听到一个广播,说疫情将很快缓解。讲述者据说是一位专家。至少我听了觉得可信。接着网上盛传,美国吉利得研究的新药瑞德西韦(中国专家为其命名为‘人民的希望’?)在金银潭医院启动试验,传说效果很好。武汉人都很激动,如果不是遵守规则,不能出门,大概早就上街狂欢了吧。”
 
文中对美国的亲近与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某作家在3月18日的日记里说:“我的少年时代接受的尽是愚蠢的教育”,改革开放后“把少年时代被灌入脑子里的垃圾和毒素,清理出去。这个过程,倒是不痛苦,每清理一次,就是一次解放。一次次的解放,会把一个僵化麻木带着锈迹的螺丝钉,变成一个真正的人。”这段话非常清楚地表明了她对毛泽东时代的全盘否定。
 
在1月26日的日记中,某作家写道:“湖北官员的表现其实是中国官员平均水平的表现。并不是他们比其他官员更差,而是他们的运气更差。”在 3月13日的日记中,某作家又说:对现今官员的问题“仅用官僚主义来形容,恐怕不够。这也不全然是人品问题,而是他们身处于某个机器之中。这架机器的快速运转,导致他们的眼睛,只能盯着他的上级,而无法看见芸芸众生。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她认为中国官员都不行,是因为“他们身处于某个机器之中”。这个“机器”是什么?她指的是中国目前的政治制度。某作家意欲否定和改变中国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再联想到几年前某作家出版的小说《车欠土里》对中国革命特别是土改运动的否定和清算,大量的事实充分证明,某作家就是中国精英阶层一个亲西方的自由主义者,她与她的同伙有着同样的梦想,那就是改变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实行西方式的政治制度。
 
某作家3月24日写下了《方方日记》的最后一篇,她在这篇日记中说:
 
“我要一次又一次地说: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他们是改革开放最大的阻力!如果听由这股极左势力横行,放纵这种病毒感染全社会,改革必定失败,中国没有未来。”
 
某作家与她的同伙要把中国的改革引向何处?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在这里,我们要严正警告某作家与她的同伙:如果你们想把中国的改革引向全面私有化,引向西方式的政治制度,那么,全中国13亿以上的大众就是你们最大的阻力,你们的资本主义改革必定失败,你们的梦想必定破灭,你们没有未来!



(责任编辑:黄明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