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历史辨析

贺龙逝世前一直受到毛主席、周总理的关怀

发布时间:2020-06-18 来源:红色文化网作者:靳 卫

\
 

《贺龙元帅》一文所描写的贺龙在“文革”中受非人折磨的情节是假的,是编出来的。其描写和“文革”结束后所拍的电影《元帅之死》类似。当时我们警卫师二团二营组织看电影《元帅之死》,边演下边一片嘘声,说这影片不是瞎编吗?全体官兵非常生气。“文革”当然要否定,但应该实事求是,不能瞎说。
 

贺龙“文革”中休息不再工作后,也就是“靠边站”后,他的警卫工作是由我营四连一个班担负的。一个小院住贺龙和警卫班,并没有他的夫人薛明,怎么会迫害他夫妻二人呢?
 

夫人隔一段来看一下,开始来的勤些,后来来的少些。毛主席和周总理很关心贺龙,要求照顾好,每天按时向团师卫戍区汇报。连队派一名炊事班副班长专职为贺龙一个人做饭。这个副班长炊事技术很好,连首长专挑的。专职为贺龙采购食品。贺龙的伙食费开始每月约80元,连队干部战士当时每人每月伙食费是13.2元,三年后才涨到13.32元,后又涨到13.35元,十年后涨到13.45元,算是涨到顶了。这个标准一直维持到改革开放后好几年。每个月长0.1元时,连队还专门召开了全连大会,感谢党和毛主席的关怀。所以说贺龙当时每月的伙食标准相当于6个战士的总和,生活很好,每顿至少二菜一汤或四菜一汤,一荤一素或两荤两素。每顿饭做好,警卫连换班到连队吃饭,副班长只做不吃,只尝咸甜酸辣味道。
 

过了一段时间,贺龙嫌面食多,就直接给毛主席写信,说自己是南方人,爱吃大米,伙食调剂一下。毛主席收到贺龙信后,专门批示给中央有关部门:“贺龙过去有功,要照顾安排好贺龙的生活,每月按200元生活费标准”。这个批示还作为中央文件下发全党,要求对所有老干部都要照顾好生活。
 

毛主席批示后,贺龙的生活更好了。连队专门研究制定了贺龙每周食谱,基本上一周不重样,顿顿都是四菜一汤。有时吃不完,副班长想吃又怕违犯纪律,就用小桶提着当泔水喂猪了。哪里有贺龙临死说“想吃猪耳朵"这回事?山珍海味,鸡鸭鱼肉,猪肝猪蹄子,哪一样都不少。副班长经常征求贺龙的意见,他说想吃啥就弄啥。一个月200元,他一个人相当16个战士的伙食费。当时猪肉每一斤0.5元,贺龙的伙食好到天顶上去了,酒是好酒,成瓶子放着,想喝就喝,现成的。茶叶是龙井茶,配了两个暖水瓶,喝不完晚上洗脚用了。有的文章和电影描写成贺龙渴得拿碗伸到墙外接房檐水喝,有病不能治,受百般折磨,这压根是胡说。定期为贺龙体检、洗澡、订报纸、听广播,每天给他打扫卫生。他每天室内室外、院内院外散步打拳锻炼身体、做深呼吸、吐故纳新。他需要看病时,来专车接送,警卫班专职保护,师部警卫参谋甚至有时警卫科长副科长专程护卫,看病是部队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住高干病房,特级医护。
 

要说贺龙元帅有委屈的地方,就是不管事了,心里闷,精神上有压仰,这也是“文革”时期部分老干部的共同感。但是老干部的工资是照发不误,每月几百元,应该说衣食无犹。现在说的“文革”时期老干部和知识分子“住牛棚",实际是到五七干校种地,劳动缎炼,消除官僚主义,并不是真住在牛棚。住牛棚,是个形容词。当时邓小平到江西省劳动缎炼,住的牛棚是一个南昌市郊南昌步兵学校校长的两层将军楼。毛主席、周总理亲自安排,用专机把邓小平夫妇送到住地,由当地炮兵团派出一个12人的警卫班,并由一位军官带队和1名战士值班,和邓小平同住在独楼独院的将军楼,专职为邓做保卫工作。邓到邻近的拖拉机修配厂劳动锻炼,往返步行,工厂专门又成立了邓的党员保卫小组护卫。邓每月400多元工资照发,也可以喝到茅台酒。所以说,即使在“文革”时期,党和毛主席也是非常关心老干部和知识分子的。当然,极少数受到人身迫害也是事实,也是有的。刘少奇疏散到开封,因他长期患有肺炎,一个多月时间,毛主席、周总理四次派中央医疗专家小组到开封为刘少奇会珍治疗,最好的药都用了,但终因刘年老病重,医治无效病逝,并非人为迫害而死。
 

上述我说这些,都是有当时的值班记录的,都是有历史档案可查的。希望现代的文学作品尊重历史,胡编乱造经不起历史检验,是会让后人笑掉大牙的。
 


(责任编辑:林飞雪)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主人公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我们会更加努力,宣传红色文化。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
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