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苏东研究

乌克兰共产党的发言 | 第20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

发布时间:2020-03-18 来源:民族复兴网作者: I R N 国际红色通讯2nd

第20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

2018年11月·雅典

  亲爱的同志们!朋友们!

  请允许我代表乌克兰共产党人,饱含热情地迎接第20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我十分确信:毫不夸张地说,这次会议将把解放劳动者的斗争运动提高到一个更高的水平。

  我想特别感谢希腊的同志们。他们组织了这场认真、严肃的会议,并提前公布了会议报告,他们在兄弟党中间唤起了热情。

  在听取了季米特里斯·库楚巴斯同志(译者注:希共总书记)和各党代表的评估和结论之后,我想谈谈我们对正在讨论的重大问题的看法。

  我们十分关注乌克兰发生的资本主义复辟,特别是其在工人中间的影响。乌克兰国家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Института социологии Национальной Академии наук)里有不少社会主义的支持者,他们常常研究乌克兰的社会问题。2017年,他们写出了名为《现代乌克兰工人阶级》(Рабочий класс современной Украины)的优秀报告。

  这一报告的结论,客观科学地反驳了大资产阶级寡头的走狗喉舌们所宣传的“工人阶级已经消失”这一虚假观点。

  在所谓“后工业”社会中,无产者向资本家出卖劳动力,被称作“自由自愿的交易”。在我国同样有所谓的“理论家”(这里包括那些不久前为马列主义宣告死刑的“科学家”),他们推崇“精英革命”,无耻地声称“雇佣关系正在消失”,“合伙关系正在取代直接雇佣”。按照他们的逻辑,用这种或那种“主义”描述一个社会已经不合时宜了。

  但是,你在电视上可以看到,在所谓“天选之民”的国家,常常有几万人、几十万人示威反对资本主义剥削。那么问题就来了:哪还有鼓吹资本主义统治的道理?

  剥削者和被剥削者的关系是怎样的?在西方国家,不久之前,就在苏联垮台、资本主义全面复辟之前,在苏联榜样的压力之下,那些所谓“自由”国家的政权在面对工人时,还会给他们一些社会保障。而在今天,这一切都被夺走了。

  在乌克兰,就像在其他前社会主义国家,由于掠夺性的私有化,工人阶级遭受了残酷的剥削,并在社会边缘过着悲惨的生活。极低的工资不仅不能让劳动者及其家庭过上体面的生活,甚至常常不能保障人最基本的生活需求。在新自由主义的大环境下,社会保障在资产阶级看来是不合理的,是多余的浪费。接近一半的劳动者在没有工会组织的企业工作,这里没有任何有效措施给劳动者以社会保障。  在乌克兰,改革造成了去工业化,毁灭了乌克兰的经济,尤其是在汽车工业和科研领域。

  这把乌克兰变成了西方国家的原材料供应地。去工业化总是伴随着经济的恶化,它也限制了工人阶级的力量,约束了社会的发展,还加深乌克兰社会中的其他危机。它不仅让城市和农村的劳动者更加无产阶级化,同时也让知识分子无产阶级化,特别是科研人员和教师们。

  产业工人、工程师、科学家、艺术家以及其他小资产阶级正在破产,陷入“什么都卖”的境地(毕竟要养家),大量的体力和脑力劳动者流落国外(700万至1000万的乌克兰人不得不在国外找工作),国内资产阶级寡头们建立法西斯政权,公民毫无自由,经济恶化,社会保障倒退,这些都导致了工人阶级在政治上、道德上的极大退步。

  名为“不稳定无产阶级”的无产阶级底层,长期无法从事稳定的工作,只能打零工。就像其他在非正规、临时、小时工以及其他形式的非全职岗位上工作的劳动者一样,他们没有正常劳动者应有的权利(比如工会、医保、退休金等等)。

  尽管全球劳动分工的变化导致部分工人阶级的减少,但是在乌克兰,所谓的工人阶级的“消失”,在理论上、事实上都是不成立的伪命题。工人阶级仍然是物质生产和社会构成的主体。绝大多数劳动者非常不满大型企业的私有化和土地的私有化。社会划分为穷人和富人的现实,让劳动者对政府的一切机构、国家最高领导人、工会、银行、保险公司产生了强烈的怀疑和不信任。

  资产阶级掌权的政府很清楚卡尔·马克思说过的话:“工人阶级要么革命,要么什么都不是。”(Рабочий класс либо революционен, либо он ничто.)列宁也曾说过,“工人阶级的力量在于组织。”正是因为深知这些道理,资产阶级政府才想尽一切方法阻止无产阶级以自己的核心利益为中心联合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资产阶级有了很多新的方法和手段:利用机会主义进行破坏;收买工会领袖;在宪法中规定,禁止在国有的企业、机构和组织中建立政党组织(而亲政府的党派却首先违反这种规定);更不用说那些非法的监视,以及对乌共的已经四年之久的查禁和打压。
 

在乌克兰政治中,我们党一贯捍卫工人阶级和全体劳动人民的利益。

  对工人进行阶级教育,同时代表其他被压迫、被剥削的阶级,联合和组织一切爱国力量反抗反人民政权,是我们当前的主要任务。  客观来看,必须承认党在这方面的工作还远远不够,还不能满足时代的需要。党还没有充分地参与工人运动,更不用说领导它了。

  此时此刻,不应忽略的情况是: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劳动者在保卫权利和自由时,并没有碰到今天这样的困难。当时有党组织、苏维埃政府、工会、媒体、检察院、法院来保卫这些。在面对复辟的资产阶级社会令人震惊的乱象时,特别是在极权法西斯主义政权的恐怖统治下,工人阶级没有做好准备,无法保卫资产阶级宪法中宣布的那些权利和自由。

  在苏联政府多年的教育下,公民们习惯性地学会了守法。我们党没能应对好现状,没能成为工会和工人组织可靠而坚定的领导者,没能保卫好工人的利益。

  在我国国内寡头政权的统治下,联合起来的问题(译者注:指无产阶级或左翼内部的联合),也变得特别困难。这种困难的部分原因是,一些个人为领导权而相互争夺。就像乌克兰谚语所说的一样:“哪里有两个乌克兰人,哪里就有三个盖特曼(译者注:一个哥萨克封建军官)。”这些人物背后的真实力量越小,他们的叫喊声就越大,他们对乌克兰共产党的攻击就越积极。其中一些所谓“盟友”甚至公开提出“要抢走乌克兰共产党的选民。”

  政府利用并鼓励这些行为,尤其是在选举期间,制造假的反对派,作为自己的代理人。我们最近挫败了三次分裂党的企图。他们都被击败了,但是党也遭受了损失,这也是常有的事。

  国内的共产主义伪多党制(译者注:指多个共产主义组织并存)的有害现象,现在仍然存在。这分散了我们的力量。长期以来的毫无成果的讨论分散了我们的注意力,而不是从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出发解决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这对我们的共同事业造成了巨大的危害。

  从基层进行联合是相对容易的,因为人们每天都碰见马克思、列宁所讲的“资本主义的残酷”。欧洲、拉丁美洲等地的战斗的共产主义组织的经验,也证实了这一点。

  为了克服我们的缺点,为了改善共产主义工作的最重要部分——在无产阶级中间进行的工作,需要研究各兄弟党的报告,学习各兄弟党的成功经验。

  感谢大家的倾听。
 

(责任编辑:山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