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苏东研究

俄国的1917年 | 从二月革命到十月革命

发布时间:2020-11-16 来源:无产者评论作者:蠢蠢于冥冥

\

编者按:

 

伟大的十月革命爆发距今已有103年,而十月革命所创建的伟大国度也已经消失快三十年了。对于很多人来说,十月革命存在于非常遥远的过去,似乎与我们的生活毫不相干。其实恰恰相反,如果没有十月革命,人类社会的状况将会大不相同。即便是在苏联早已不复存在的今天,各国人民仍然生活在十月革命所深刻改变了的世界之中。十月革命不仅是一场改变俄国历史的革命,而且开启了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划时代变革,其影响波及整个世界。

 

在西方,红色帝国持续影响着西欧和北美这一核心区的阶级关系和社会政策。头上高悬的革命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让西方资产阶级不得不吐出一部分剩余价值,建设福利国家。而在作为资本主义边陲的东方,全新的社会主义福音在饱受帝国主义欺凌的众多民族里产生了广泛地共鸣。东方人民在社会主义革命的统一战线下,通过各种形式的斗争陆续推翻了殖民统治,并且在朝鲜、越南等地对帝国主义展开了英勇顽强的军事对抗,谱写了反帝斗争史上的光辉篇章。

 

在十月革命纪念日,让我们一起来回顾十月革命从酝酿到起义的过程,廓清十月革命是一场反民主密谋的胡说,在革命的实际进展中把握群众、政党和领袖之间的辩证关系。对于又一次进入动荡世界的人们来说,历史的教益必将转化为现实政治的智慧。

 

 

与中国和其他自主革命成功的共产党国家“稳扎稳打”地通过漫长的军事暴力斗争最终夺取全国政权的方式不同,1917年的俄国革命更像法国大革命,以“巴黎战胜法国”的方式夺取全国政权。俄国革命不同于法国革命的地方在于,君主和专制主义从革命的伊始就被解决了。甚至连立宪党人也在共和主义的热潮中早早收起了保留君主制度的议案。随后,俄国的吉伦特派(社会革命党、孟什维克)和山岳党人(布尔什维克)的斗争贯穿了1917年的革命。

 

二月革命

 

经过长期酝酿,1917年革命从1905年停顿的那个时刻开幕。这已经距离沙俄参加一战有两年半了,连年的战争动员让俄国农业损失了五分之二强的精壮人口,相应地,生产工具和牲畜也在大量损失,这让土地制度和农业技术本来就相当落后的俄国农业近乎破产,抗租抗税、烧毁庄园的事件频频发生,斯托雷平的土改利好终成了笑话。

 

对应到城市的是不断的罢工,虽然不断有政治激进分子提出打倒沙皇或者反战民主之类的口号,但面包才是最迫切的诉求。1917年3月8日(妇女节,俄历2月23日),首都彼得格勒,这种此起彼伏不断被镇压不断发起的罢工和示威游行终于结成了一次广泛的罢工:一开始是纺织女工们,然后是被女工们动员来的男工,席卷了整个维堡区,然后扩散到其他地方。尽管这一天的示威队伍始终没有进入市中心,但当晚布尔什维克们决定组织三天的总罢工把这一天的罢工成果推进一步。于是,第二天罢工队伍终于冲入了市中心,第三日罢工人数已经从第一日的8万发展到了25万人,首都所有的工厂都停工了,这对工业薄弱但极为集中的俄罗斯帝国来说等同于工业开始停摆了。

 

不只是工人,大学生、教员、中学生都开出自己的队伍来参与这场最终改变历史的“骚乱”。和每一次革命的开始一样,这样的罢工并不比之前的任何一次罢工更引人注意,沙皇、宫廷、杜马和警察们都已经习惯这样的“骚乱”。所以,在10日下令驱散示威人群后的11日,沙皇和以往一样,再解散一次杜马以示对资产阶级的威胁。固然这次罢工一开始有些孟什维克继续玩组织罢工工人去杜马所在地塔夫里达宫声援资产阶级的老把戏,杜马议员们也继续玩无产阶级和沙皇之间的平衡球游戏,但这次,社会主义政党的党员们们开始鼓动自己的支持者们向涅夫斯基大街进发了。

 

连接两日的镇压没有起到沙皇想象中的应有的作用。到12日,首都卫戍部队已经有6万士兵参加了革命,警察开始从街头消失,罢工领袖们开始组织苏维埃。次日,卫戍部队彻底倒向革命,工人和革命士兵的联合成就了苏维埃的权威,苏维埃成为事实上的权力中心并开始行使自己的权力。3月15日沙皇宣布引退,让位于弟弟米哈伊尔大公。次日,无法掌控局面的米哈伊尔也宣布引退。罗曼诺夫王朝的沙皇制度就此终结。

 

从不曾挑战沙皇权力的的杜马(应沙皇的解散令改组为杜马临时委员会),凭借资产阶级和部分资产阶级化地主的支持,仓促组成一个临时政府来接收革命后的权力,因为至少在法统上看来杜马老爷们拥有的是合法的权力的。在革命的事实面前,真正的权力来源是那些满足于现阶段结果的革命分子,无论是苏维埃中的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还是布尔什维克,坚持认为这是一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而应把权力让渡给资产阶级的想法还是主流。可能只有列宁的信徒因为受过一贯的要对上层阶级进行不妥协斗争的教育,而对此持一种矛盾的心情。四分五裂的孟什维克在此时最有影响力的人物是右翼的策烈铁里和中派的齐赫泽:才从流放地归来的策列铁里,已经放弃了之前反对帝国主义战争的立场,但一直保留着他的改良主义立场;齐赫泽则是杜马中的社会主义派议员,坚持搞合法活动。社会革命党则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之间犹豫,其实他们更关心的是如何在俄国的农民革命和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之间架起一座桥梁。

 

苏维埃拥有直接从工人和革命士兵那里获得的最直接的权力,但因为苏维埃支持临时政府,临时政府间接获取了权力。这是对人民的背叛:临时政府决意继续帝国主义战争,而且并无搞土地革命的打算;在掌控苏维埃的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们那里,护国主义的喧嚣几乎要充斥着一切会议;原本最激进的布尔什维克也暧昧地表达了自己对护国主义的支持,甚至开始认真考虑和孟什维克合并——在战壕中苦苦挣扎的农民子弟和他们在土地上苦苦挣扎的父母姊妹们都没有得到一丁点的解放,而工人依旧没有面包。

 

革命貌似就要停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阶段裹足不前。

 

四月纲领

 

在历史的这个关头,如同那些传奇故事里的情节一样,英雄人物正式登上历史舞台了。列宁从3月18日到4月8日一共写了五封《远方来信》,直接了当地把二月革命定性为《第一次革命的第一阶段》,分析了如何处理与临时政府的关系(《新政府与无产阶级》),要求必须掌控自己的武装力量(《论无产阶级民兵》),尽快结束战争(《如何实现和平》),准备组建无产阶级国家政权并巩固(《革命的无产阶级国家的任务》)。但由于《真理报》编辑们抱着对临时政府“有原则的支持”的态度,这一组原本写给党内同志和革命人民们看的文章,就只能让同志们看到《第一次革命的第一阶段》这一篇了。(这一篇有否全文刊登也有待考证)
 

4月17日,列宁在回国后的第二天就在全俄工兵代表苏维埃会议的布尔什维克代表会议上宣讲了四月提纲,明确表达了自己反对种种护国主义的立场——从群众朴素的护国主义到资产阶级的护国主义到社会护国主义和“革命护国主义”。因为临时政府所进行的战争与沙皇的战争,本质上都是劫掠性的帝国主义战争。不把革命进行下去,不向社会主义革命过渡,只是满足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就不会有和平,也不会有任何真正的解放。之后的党内外辩论和斗争中,列宁的主张获得了地方党组织的拥护。5月份的第七次全国党代表大会(四月会议)上,列宁的一系列主张以决议草案的形式获得了与会代表的最终支持。革命中唯一清醒的头脑能在爆发护国主义危机的时刻指引着革命的方向。这可能是君主退位后真正影响最大的事件,自由民主和谐文明时期“革命民主主义”精诚团结的假象褪去,社会主义革命的革命纲领已经被一个革命政党全盘接受和盘活。此刻的布尔什维克党不再受其他思潮侵袭,假以时日遍地的革命人民将把他们的影响力推向顶峰。

 

与此同时,5月1日,临时政府外交部长米留科夫照会盟国政府,承诺将继续战争直至结束。资产阶级政府的在对外政策上的帝国主义行径激怒了革命人民,5月2日和3日彼得格勒的工人和士兵爆发了大规模反对战争的示威游行活动,甚至要求把权力收归苏维埃,但掌控苏维埃的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却向临时政府输送了6名部长。联合政府挽救了临时政府,但到这届联合政府倒台前,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已经和他们的立宪党伙伴一样不得人心了。

 

七月危机

 

在第一届联合政府延续着前任政府各种政策时,布尔什维克在群众中的发展一刻不停。党员人数从二月时的2万激增到四月会议时的8万名,七月时已经达到了17万。布尔什维克的战斗力远胜孟什维克。从组织形式上讲,孟什维克党员可以游离在党组织之外,而布尔什维克则要求党员必须加入党的组织。除此之外,布尔什维克党员还有明显的质量优势,工人党员往往是工厂或者车间里有影响的组织者。与坚决排斥孟什维克的态度不同,布尔什维克在5月份接受了托洛茨基领导的区联派的加入。

 

反观孟什维克这边,策列特利宣称,如果苏维埃和资产阶级决裂,革命就会失败。5月份才回国的国际主义派领袖马尔托夫基本上找不到新的支持者,孟什维克全党内喧嚣不停的都是对“革命良心”策列特利等临时政府部长的信任。

 

社会革命党内左中右三派的斗争并没有真正妨碍社会革命党主流参加临时政府,当然也不影响左派分子越来越倾向于布尔什维克。只是社会革命党视为根基的土地问题也没有在社会革命党人农业部长切尔诺夫在任期间得到真正的解决。

 

7月1日,陆军和海军部长克伦斯基在前线督战,命令俄军向同盟国进攻。同日,彼得格勒苏维埃代表大会也在举行,孟什维克控制的执行委员会号召工人们以一次游行示威来表示拥护联合政府,但是布尔什维克比他们准备更充分。于是他们惊讶地看到上街的人民举在手里的标语上面写的是“打倒战争”、“打倒十个资本家部长”、“权力归人民”或者“一切权力归苏维埃”,还有“反对同德国人单独媾和”“绝不和英法资本家签订密约”。虽然没有确切证据证明“打倒资本家部长”这一口号是布尔什维克鼓动家提出来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口号很合首都无产阶级的口味。

 

虽然布尔什维克已经获得首都工人和首都驻军的支持,但只要那些温和社会主义分子们还能在群众中间找到相当的支持,列宁就不打算跳过苏维埃直接夺取政权。何况还有首都和外省的运动水平的巨大差异。还不到摊牌的时候,布尔什维克此刻也只是在工人中获得优势,任何轻率的动作都可能让首都的无产阶级政权遭致巴黎公社般的失败。人们马上就能看到,即使克伦斯基攻势的失败让倾向于临时政府的部队已经遭受沉重打击的7月18日,临时政府仍能够从前线调回部队来镇压示威游行。

 

前线惨败的消息传回首都后的7月16日,第一机枪团在波罗的海军舰队水兵的配合下举行了一次武装示威,围攻了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驻地——塔夫里达宫,威胁苏维埃要求终止临时政府的权力(其中发生一些很有趣但很值得严肃思考的细节故事,见http://mp.weixin.qq.com/s/38Y7fSPDlRYlqOFUD9T-zg“你个婊子养的,权力都给你了,夺权啊”章节内切尔诺夫和托洛茨基的遭遇)。直到这个时候苏维埃还享有巨大的威信,武装游行也是强迫苏维埃抛开临时政府来实现一个巴黎公社式的革命政权。布尔什维克认为现在的盲动是给了资产阶级和右翼军官组织机会让有他们有充分的借口来发动反革命政变,所以17日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始终是在强调和平游行的意义,认为还有把政权和平地转归苏维埃的可能。但资产阶级和妥协党已经勾结起来,调动士官生、哥萨克和前线调回的部队屠杀了革命军民,然后布尔什维克成为克伦斯基攻势失败的替罪羊。

 

布尔什维克被冠以“力图占领城市”、“强奸苏维埃意志”的罪名,布尔什维克对前线战壕中的士兵所做的反战宣传和组织现在成了战争失败的主要原因,而且布尔什维克的领袖被指控为为德军总参谋部的效力的间谍,布尔什维克被宣布为反革命政党。临时政府马上就在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把持的中央执委会的积极支持下捣毁了《真理报》编辑部和印刷厂,军官联合会等右翼组织袭击了布尔什维克总部。7月19日,列宁等人被通缉。列宁和季诺维耶夫潜入地下,加米涅夫、托洛茨基、科伦泰夫人等人被捕。监狱里只有两种犯人:刑事犯和布尔什维克。工人武装被解除,同情革命的卫戍部队被调往前线。失去合法地位的布尔什维克进行民主斗争的。布尔什维克紧急叫停“一切权力归苏维埃”的口号。

 

由于不甘心自己在群众中的失败,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自己也不想要苏维埃了,想把自己绑在这唯一在法统上合法的政府的战车上。7月24日,他们通过自己把持的全俄苏维埃中央执委会宣布临时政府是“拯救革命的政府”,并“承认临时政府拥有无限的权力”。至此,两个政权并存的局面结束了,一个“社会主义”的政府出现了,而苏维埃自甘沦为临时政府的附庸。

 

但苏维埃天然的权力就在那里。右翼组织军官联合会认为,消灭苏维埃的机会就在当下,立宪民主党和苏维埃的矛盾也急剧凸显。来自资产阶级右翼的威胁激起了孟革两党的积极回应。8月6日,苏维埃执委会向临时政府总理李沃夫亲王下达要求立即宣布成立共和国解散杜马临时委员会的最后通牒,于是李沃夫和他的立宪民主党部长们退出政府,第一届联合政府垮台了。克伦斯基成为新政府的总理兼陆海军部长。

 

八月反转

 

社会形势好像在剧烈地向反革命转变。7月25日,临时政府重新强制实施在前线触犯军纪要处以死刑的法令。7月31日,科尔尼洛夫将军替代布鲁西洛夫将军,成为总司令。此人在临时政府颁布相关法令前就已经采取一切手段来恢复军纪,他禁止士兵集会,废除士兵宣言,枪毙逃兵并示众。而且,此人向来就有政治野心。但是他遭遇的是同样有政治野心的“小拿破仑”克伦斯基。他们俩人既勾结又斗争,整体上来说相似处是远大于差别的。

 

8月25日,克伦斯基召开了一次国务会议,会议召集了各个政党、社会和经济组织的代表,目的是要提高政府的威信。为了避免布尔什维克的影响,特地把会址选在第二首都莫斯科。出乎意料的是,会议召开的第一天就遭遇了莫斯科总罢工,而罢工的组织者正是布尔什维克。这充分说明了布尔什维克在这1个多月的时间里没有被反动势力压垮,发展势头非常迅猛,不仅在首都,在莫斯科也已经拥有了发动大规模罢工的实力。

 

而会议本身,也已经成为克伦斯基和科尔尼科夫互相倾轧的表演。孟革两党代表的左翼与立宪民主党和右翼军官组织为代表的右翼,反复以喝彩和喝倒彩打断彼此的发言,辩论更成了赤裸裸拥护克伦斯基或者科尔尼科夫的无聊相声。而总理和总司令各自在会议厅外检阅着各自组织起来的游行或武装游行。他们都想成为一个拥有全部权力的独裁者,区别在于,克伦斯基认为苏维埃就是他的后院,而科尔尼科夫把军队视为政府的支柱。但克伦斯基却希望军队成为遏制苏维埃的力量,好让他实现让苏维埃完全听命于他的目的。克伦斯基这种试图通过力量互相制衡以让自己胜出的逻辑一直贯穿到科尔尼科夫叛乱结束。

 

9月初,俄国里加陷落。这是科尔尼科夫的阴谋,是他下令守军撤出里加的。总理谴责是最高统帅部故意把里加让给了德军,总司令则指责是政府的无能导致了里加的陷落。随后科尔尼科夫命令第一骑兵团以“保卫首都”为名,向彼得格勒进发。同时向克伦斯基下达最后通牒:彼得格勒将行军事戒严,全部政权移交最高统帅部。迫于科尔尼科夫的巨大压力,克伦斯基不得不向布尔什维克寻求帮助,想借助布尔什维克的力量来制止科尔尼科夫。两害相权取其轻,列宁指示党员们先联手克伦斯基,打倒科尔尼科夫的军事独裁,并借此机会以武装自己。

 

然后,“猛兽”布尔什维克被放出来,很快组织起武装工人和士兵,并依靠自己强大的政治攻势策反了科尔尼科夫的部队。科尔尼科夫叛乱很快平息,9月13日,布尔什维克在彼得格勒苏维埃获得明显的多数席位,出狱的托洛茨基更是当选为苏维埃主席。9月18日,又在莫斯科获得多数席位,并接连在80个城市的苏维埃取得多数。社会革命党的左派反对派(由斯皮里多诺娃领导)和孟什维克中的左派反对派(由马尔托夫领导)人数也大大增加,在党内的各种会议上已经能达到40%的比例。这种变化让列宁断定夺权的时刻到了,但继续坚持“我们的任务是帮助人们尽可能不放过革命和平发展的最后一个机会”。       

                    

十月革命

 

不同于七月危机时对苏维埃的失望,列宁要求对妥协党妥协,可以对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进行一些政治上的让步,把他们重新拉到革命的这边来,“一切权力归苏维埃”。这样就还有可能“保证革命的和平发展,保证人民和平地选出自己的代表,保证各政党在苏维埃内进行和平的斗争,保证政权可以和平地从一个政党转交到另一个政党手里”。这是革命和平发展的最后一个机会,错过这个机会,无产阶级武装起义就不可避免了。

 

但一贯对资产阶级妥协的妥协党们拒绝了布尔什维克的妥协,他们有另一个口号“联合一切国内活跃力量”,继续支持资产阶级组成新的内阁,拒绝了列宁关于和平发展的提议。并且积极召开一个“民主会议”(9月27日到10月5日),成果是成立了一个“预备会议”。预备会议是一个处境尴尬的机构,任务是寻求各种办法来重建一个正式的政府。虽然克伦斯基和参加了会议的政党都声称这是一个唯一具有代表性的议会机构,但根本没有得到任何真正的授权,也无权控制政府。结果,克伦斯基本人就在会议结束后一脚踢开预备会议,重组了第三届联合政府。但是,即便这样一个无聊的机构,布尔什维克内部也是颇费了一番周折也才决定抵制。

 

和平把权力过渡到苏维埃已经不可能了,武装夺权势在必行。其实,克伦斯基已经策划了一个科尔尼科夫式的阴谋————把彼得格勒放弃给德国人,重演一次梯也尔对巴黎公社的绞杀。在民族关系上,资产阶级野心家从来都是有两套政策,民族沙文主义和民族投降主义。此时的革命形势其实十分凶险,抛开苏维埃进行以布尔什维克的名义起义越来越具有了现实的可行性和必要性。列宁就是这么想的。起义的条件已经成熟,等待形式上的大多数是天真的想法:人民群众的革命情绪高涨,已经有充分的数据证明人民愿意跟着布尔什维克走;而敌对阵营中和革命阵营中的软弱分子都表现得最动摇。革命进程的转折点已经到了。

 

8月,德国威廉港水兵起义。9月,全俄农民暴动计400余次,捣毁庄园82处,其中坦波夫省暴动166次,捣毁地主庄园32处。因为裹足不前的土地政策,社会革命党在农民中的支持度暴跌。

 

列宁推动布尔什维克党下决心起义,是一番颇费周折的过程。最早知道列宁有关武装起义提议的托洛茨基和斯大林都认为发动起义为时过早。9月28日,布尔什维克中央开会讨论列宁的建议,看法和列宁一致的只有托洛茨基,加米涅夫坚决反对列宁的建议,斯大林提议把列宁的信交给一些重要的地方党组织论讨。地方党组织的讨论一时没有结论,中央委员会决定暂时不做任何决议。10月12日,列宁在给中央委员会的信《危机成熟了》中说“俄国革命的整个前途已处在决定关头……布尔什维克党的荣誉正在受到考验……争取社会主义的国际工人革命的前途就在此一举”,10月14日,列宁写给中央委员会和两首都委员会的信强调“拖延就是犯罪……就是背叛革命”。列宁措辞严厉的信虽然引起了中央委员会的重视,但讨论仍然无果。

 

10月23日,布尔什维克中央委员会召开特别会议,列宁冒险从隐匿的地方出来参加会议。他在会议上前后发言三次,严肃批评了中央委员会内消极观望、犹豫不决、幻想和平、不敢果断作为的态度,就俄国革命的国际环境(德国海军的起义和欧洲无产阶级的支持、帝国主义为剿灭俄国革命而媾和的危险)、面临的严峻的军事形势(克伦斯基和资产阶级把彼得格勒出让给德国的风险、革命部队在被克伦斯基调出首都、反动哥萨克被调往首都、哥萨克包围明斯克)、农民起义、布尔什维克在苏维埃中的多数优势,论证了武装起义的时机已经成熟而且不可避免。强调“从来没有人不经过战斗就把政权交出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不靠暴力,任何宣言也不会把政权从一个阶级交到另一个阶级手上,任何宣言也维护不了这个政权”。会议最终以10:2的票比通过了武装起义的决议,成立了列宁为首的政治局负责起义的政治工作,起义日期为11月7日。

 

接下来是紧张的准备工作:向各地方通报这次会议决议、成立中央军事局、技术方面和组织方面的动员准备、各地党组织的动员会议。但在这紧要关头,季诺维耶夫和加米涅夫(中央委员会特别会议中持反对意见的两票)公然在10月31日的《新生活报》上发表反对武装起义的声明。克伦斯基政府加速行动起来,下令前线把军队调回彼得格勒,令首都附近的亲政府部队进入戒备状态,并抢先于11月6日黎明发动进攻:命令涅瓦河上各守桥部队拉开活动桥梁以切断彼得格勒工人区和起义司令部所在地斯莫尔尼宫的交通,查封布尔什维克中央机关报和中央军事组织报纸的印刷厂。这一行动令布尔什维克的“保卫苏维埃”的口号马上获得了很具体的现实意义,起义更是获得了防御的名义,更多在观望中和对进攻持有异议的群众迅速倒向布尔什维克。

 

布尔什维克迅速反击,夺回涅瓦河各桥梁的控制权和印刷厂。参加起义的工人赤卫队、首都卫戍部队和波罗的海舰队水兵总共有20万人,革命部队以压倒性优势按计划占领了电话局、火车站、发电站、银行以及主要桥梁要塞等战略要地。除了政府所在地冬宫和政府控制的个别地方外,首都已经完全掌握在起义队伍手里。第二天,全俄国的人民看到听到的布告是这样的:

 

临时政府已经被推翻,国家政权已经转到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的机关,即领导彼得格勒无产阶级和卫戍部队的革命军事委员手中。立即提出民主的合约,废除地主土地所有制,实行工人监督生产,成立苏维埃政府,人民为之奋斗的这一切事业都有了保证。工人、士兵、农民的革命万岁!

 

7日傍晚,全俄工兵代表苏维埃大会在斯莫尔尼宫开幕。布尔什维克以390/649人获得多数,左派社会革命党代表169人,右派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不足百人。自7月被通缉以来,列宁第一次公开露面,提请了有关土地和停战的两项议案。此刻,攻占冬宫的战斗正在激烈进行。凌晨3点,攻占冬宫的捷报传来,会议全场欢腾,以列宁为首的人民委员会宣告成立。通过的土地法令宣布“立刻毫无报偿地废除地主土地所有制”。

 

至此,十月革命胜利,世界历史的全新一幕已经拉开。
 

(责任编辑:山鹰)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主人公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我们会更加努力,宣传红色文化。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
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