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共产实践

闻迪: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续四)—— 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续完)

发布时间:2021-11-24 来源:人民日报作者:闻迪


  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续完)
 
四、社会主义民主建设也是一个过程

闻   迪
 
民主与科学的重要性,“五·四”时期的先贤们就已经充分认识到了。可是,民主政治好似一幢华丽的宫殿,科学精神犹如一座巍峨的高山,二者的建设都不能不经历一个困难而漫长的过程。就是资本主义的民主政治,也不是一朝一夕建设起来的。在政治“精英”们领导的这次政治骚动中,民主仿佛成了他们的专利。谁要是不同意他们的政治主张,就成了反民主,就是独裁。如果民主只有一种形式,他们或许是对的。可惜,事情不是这种过于简单化的想法所能概括。真正的分歧不在于“要民主”还是“要独裁”,分歧在于要什么样的民主和怎样去建设民主。
 
什么是民主?一般认为民主不是靠神权、王权或其他种种特权来获得统治的权力。民主不仅是管理国家的形式,它同时也反映国家的实质。民主制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它产生得很早,在古希腊的时候,奴隶主的或自由民的民主制已经发展起来。所以,当我们谈论民主的时候,不可只见民主的形式,而忘记了一定的民主制所代表的国家实质。西方现代的各种代议制,无论是君主立宪制,总统制或内阁制,其责任在于维护宪法,而宪法的核心首先在于保护资本主义的私有制,然后才是它所许诺的各种自由。这次政治骚动被西方称为“亲民主”的运动,那意思同时也是亲资本主义自由经济的。中国现时的政治制度及其宪法所要维护的核心,乃是以全民所有制为主体的公有制经济。虽然这种公有制经济的形式(包括租赁制、股份制等等)仍然处在各种试验之中,但有一点是清楚的,那就是不允许生产资料重新合法地积聚在极少数人手中。马克思说过,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自己的理论——消灭私有制。社会主义之所以不同于资本主义,正是因为它朝着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的方向发展。
 
如果我们不把现时西方的民主制度,例如多党制,三权分立,议会政治等当成衡量有无民主的唯一标准,而把有无一个剥削阶级的存在,有没有极少数人利用其财富所赋予的特权进而控制政治权力等等也考虑进来,那么,我们完全有权说:社会主义民主在中国已经有了一定的发展。中国人民已经有了实行民主政治的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政治协商会议。毫不奇怪,人们会对它们的实际作用提出各种批评,因为那里面的争论之声还不大,经常出现一边倒等等。可是,人们也不应该忘记,就在这次动乱之中有人要利用全国人大常委会来否定已经实施的戒严令。可见人民代表大会已经是不容小视的最高权力机关。
 
资本主义的民主政治能够走到今天的地步,经历了一个曲折漫长的过程。就在20年前,美国的黑人还必须为他们的公民权利进行斗争。二次大战前,美国甚至还没有废除对黑人的私刑。美国妇女取得选举权是第一次大战发生后的事。而许多欧美国家的工人取得选举权不过一百来年左右。由此上溯到三百余年前的英国内战时期,克伦威尔为什么要残酷镇压平均派的官兵,就是因为他们要求废除只有拥有两英镑财产的人才能获得选举权这条规定。由此我们不难看清,早期的资本主义民主十分明显地是资产者的民主,只是到了现代,资本主义民主的实质才变得隐蔽起来,也就具有了更大的虚伪性、欺骗性。
 
资本主义的民主需要漫长的时间来发展,自有其种种原因。正如马克思所说,权利永远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和由社会经济结构所制约的社会文化的发展。可是,没有时间来作转圜的后起国家,就不免受到各种超前的冲击。现在有一批留过洋的学人非常急切地要把美国80年代的一套民主制度照搬到中国去,无论他们报国之心多么可敬,却显然忘记了民主的发展必然受到经济与文化条件的制约,即民主的发展是一个过程。以美国80年代的民主制度为依据来批判中国正在发展中的民主制度,这样刺激出来的民主意识必然是脱离中国实际的。
 
人们容易理解经济的发展必须一步一个脚印地进行,人们却容易忘却民主的大厦也只能一层一层地修建。政治“精英”们关于推进民主的一些要求,例如完全取消“政治犯”,允许建立反对党,取消共产党对新闻事业的领导等等,实质上就是要把当代某些西方国家的民主形式强加到中国的政治现实之上。
 
为什么现在的中国不能完全取消西方所说的那种“政治犯”?西方一些人要求中国取消“政治犯”,是要人民共和国给予自己政治上的敌人以完全的自由。如果国际国内的环境允许这样做,这也未尝不可。但是现实的国际国内氛围离做到这一点相去太远。不仅中国现时不能做到,美国也同样做不到。比如说,即使在美国的民主政治有了许多改进的情况下,仍然连一个烧毁美国国旗的青年都要被判罪,更何况从事一些有威胁的颠覆政府的活动。如果美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哪怕只想占领白宫前的草坪两天,以便在那里竖立起一座马克思像来,可以想见他们会遇到什么麻烦。人们还不应该忘记,仅仅几十年前,美国工人当个工会会员都是件危险的事,更不用说谈论社会主义或者共产主义。台湾当局也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它现在仍然不允许共产党员去访问,更何况让共产党在那里合法活动。所以,现在就要求中国完全取消“政治犯”不过是欺人之谈。
 
但是,现在中国可以做到的是,只要公民把自己的行动限制在宪法许可的范围内,没有违犯法律,他们的安全就有充分的保障。至于在意识形态问题上,只要不违反宪法和宪法所规定的四项基本原则,各式各样的观点都可以自由表达和争论。在学术和思想范围内很有必要发展出一种宽容精神,要提倡启蒙时期的思想家伏尔泰的那种气度:“我虽然讨厌你的观点,但却愿意用我的生命捍卫你发表的权利。”而且要特别注意保护少数人的正当权利。这也就是说,要坚持实行毛泽东主席提出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有了这种方针和精神,才有可能出现既有自由,又有纪律;既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的局面。
 
中国的最大政治问题是要创造一个稳定的政治环境。不进行政治体制的改革或强使改革的车轮加快,都可能成为动乱的因素。中国正在进行一场深刻的经济改革,经济改革的困难性要求一个强有力的政府来领导。因此,中国政治体制的改革更应稳妥可靠地进行,搞不好就会给中国人民带来大灾难。政治体制的改革要力争建立在经过充分讨论的共识之上,宁肯慢些,但要好些。也许只有这样,政治改革才会给中国人民带来真实的好处,而不至被一些阴谋家所利用。目前最有可能做到的是扩大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权力,增强它的代表性,逐步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必须建立一套正常的工作程序,使它有可能积极地对政府的活动进行监督,不至于变成人们所讨厌的“橡皮图章”。
 
结语
 
中国人民已经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这是一个基本事实。政治“精英”们却妄想改变这一历史潮流,把中国引向资本主义。他们的政治纲领会把中国导入大动乱。这样一场推翻社会主义国家机器的大动乱,将给中国人民带来极大的灾难,应该引起人们的充分注意。
 
毫无疑问,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它已经给中国带来了独立、统一、稳定和初步繁荣。它完全有可能使中国在今后的三四十年内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几个国家之一。实现这一点仅仅是个时间问题,不是任何人可以阻挡得住的。
 
在这样一个重要的历史转折时期,非常有必要提倡改革的、理性的、民主与法制并重的政治渐进主义,反对偏执的、热狂的、急功近利的政治冒险主义。
 
中国共产党有能力领导中国人民完成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坚持改革、开放的方针,保证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协调地向前发展,进一步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同时积极稳妥地实行政治体制的改革,推进社会主义民主,使党和政府置于人民的监督之下,从而极大地发挥出人民的创造力,增强民族的凝聚力,这些都是造成一个稳定的政治局面所要解决的问题。
 
如果中国人民,包括广大的爱国知识分子,能把他们的智慧集中到全力去改善而不是去推翻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那么,中国的前途无疑是大有希望的。
               
 (全文完)

 
(责任编辑:林飞雪)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主人公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我们会更加努力,宣传红色文化。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
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