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共产实践

闻迪: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续一) 二、社会主义在中国已经失败了吗?

发布时间:2021-11-21 来源:人民日报作者:闻迪

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续一)
 
二、社会主义在中国已经失败了吗?

闻  迪


主张在中国重建资本主义的人早就提出过一个论点:社会主义在中国已经彻底失败。他们有时为中国的前途焦虑不安,也是建立在这样一个武断的基础上。如果说这个论点是一个大胆的假设,那么小心求证的文章却几乎没有见到。开放使许多年轻人第一次看到东西方之间的几乎令人难以忍受的巨大差距,但在惊讶、羞愧之余,却很少有人认真地分析差距的由来。在这种非历史的情绪支配之下,社会主义制度便成了替罪羔羊,似乎一旦资本主义重新确立,问题便马上可以得到解决。的确,如果社会主义已经、或者说从来就是发展社会生产力的桎梏,它的存在价值早就丢光了。好在社会主义在苏联和中国分别有了几十年的实践,这个问题已经可以用实际数字来回答,而不致陷入争而不决的理论漩涡之中。
 
我们先来看看苏联的情况。为了不使结论跟着感觉走,有必要横看、竖看历史。一旦明白社会主义首先是在比较贫穷的国家,或者如列宁所说在帝国主义链条比较薄弱的环节建立起来,这个问题本没有争论的必要。苏联是最老的社会主义国家,它的国力仍然与美国有相当的差距。据台湾当局公布的数字,1985年美苏两国的人均总值分别为14090和6350美元,苏联只及美国的1/2。可是,如果考虑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1914年,俄国与美国相应数字的比值大约是1/8,我们就不能在整体上说社会主义使苏联的经济发展缓慢和停滞不前。十月革命前,俄国一直是欧洲列强中生产力最落后的。它在1910年生产300万吨生铁和2500万吨煤,大大低于英国的1000万吨和2.7亿吨,德国的1500万吨和1.5亿吨,更不必提美国。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及革命后的内战严重损伤了苏俄的经济,使它在1928年才恢复到1913年的水平。从1928年到1938年的10年中,苏联进行了两个五年计划,苏联与美国的人均工业水平迅速地从1∶8缩小为1∶4。苏联在1926至1938的12年间,制造业产量增加了7倍半以上,其发展速度之快是令人震惊的。与此同时,美国的经济却处于“大萧条”时期,它用了整整10年的时间才返回到1929年的水平,其部分原因还得益于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现在的年轻人几乎没有人知道苏联人在当时所创造的世界经济史中的一个奇迹。一位西方学者最近对此评论说:当时苏联“制造业产量与国民收入的增长之快——即使人们采用更为小心的估计——在工业化的历史中的确是没有先例的。”不论斯大林在那时干了多少错误的事,苏联在30年代的大发展是一个基本的事实。如果没有这个大发展,很难想象苏军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取得反对德国法西斯的决定性胜利。到了1950年,苏联的经济实力已达到英、法两国的总和而接近美国的1/3。两个超级大国的局面遂告出现。苏联的经济发展迟缓发生于70年代即勃列日涅夫领导的后期。苏联的经济、特别是它的农业存在着严重的困难。它的困难部分来源于多年庞大的军费开支。现在,苏联人民正在进行改革,他们究竟能不能摆脱眼前的困难,我们不妨拭目以待。但是社会主义使苏联从一个不发达的国家步入一个工业化了的国家,显然是无需争辩的事实。美国的经济也不是没有问题,别的都不说,请看一看美国政府的赤字和债务。1985年美国政府的赤字达到2028亿美元,目前的国债已近3万亿美元。如果这个趋势不扭转,到了2000年美国国债有可能高达13万亿美元,一年要偿还的利息将为15000亿美元。美国的贫富差别在发达的工业国家中是最大的。美国社会中最贫穷的1/3甚至没有多大兴趣行使他们的投票权。资本主义在这个世界上确立至少有300余年了,它至今仍在克服它的危机与困难中向前发展着。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科学与技术的迅速发展使整个世界的经济增长速度有加快的趋势。阶级结构的某些变化以及人民生活平均水平的提高,缓解了资本主义社会的许多矛盾。社会主义来到世间才几十年,它带着比资本主义更高的社会理想与敌视它的资本主义斗争着、发展着。有谁能够证明社会主义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呢?
 
我们再来讨论中国的情况,看看社会主义究竟能不能救中国。我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它在1952年的工业发展水平实际上低于英国的1860年,德国的1890年,接近俄国的1910年。我国在1952年仅能生产钢135万吨,而日本在1938年已达到700万吨。弄清楚我们的出发点是非常重要的。恩格斯在1845年发表了《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把英国工人当时悲惨的生活如实地反映出来。如果按人口平均,我国在1952年的工业水平顶多只及英国的工业革命时期,即18世纪的后期。这是令每一个炎黄子孙都无地自容的难堪局面,然而它却是无法回避的事实。这样的一个水平正是资本主义社会的资本原始积累时期。如果回过头来搞资本主义,必然重现恩格斯所描述过的那种悲惨景象。
 
在那些从来没有忍饥挨饿的青年学生,以及那些也许并没有恶意却在竭力否定我国经济发展成果的青年们的导师中,恐怕没有几个清楚地认识到新中国的出发点在哪里,有的人甚至忘记了自鸦片战争以来,帝国主义的侵略给中国人民带来的苦难。有的人非常羡慕西欧、北欧、北美已经高度发展了的物质文明,而往往不懂得人家是在二三百年的时间里逐步完成的,其中包括血腥的殖民掠夺和非正义的战争。所以,如果要想对中国40年经济发展的成果作出比较客观公正的评价,我们有必要知道共和国的出发点在哪里。共和国的出发点即使在第三世界国家中也要算差的,比如说印度在1914年已经有铁路5万多公里,而我国在1949年仅有2.2万公里。由世界银行提供的数字表明,中国的发展速度不仅高于我们的邻国印度,也高于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我国在1963—1984年间发展速度一般要比印度高2到3个百分点。而印度的发展速度也并不太差,它在1980—1985年间比台湾与日本的发展速度还稍快。让我们再来看看印度与中国的工业发展情况。美国中央情报局提供的数字说明,中国的工业生产在1965—1984年的20年间平均增长速度高于印度8个百分点,即使是在“文革”发生的10年困难局面下,它的增长率也是接近10%而大大高于印度的不足4%。因此,只要我们稍有耐心研究一下外国人对中国经济发展所作的估计,我们都没有理由说中国的社会主义已经失败。由世界银行提供的统计数字还表明,在1950—1978年间,除日本以外的其他工业化国家的总值一般增加了5倍,而中国则为15倍以上。正因为这一点,中国现在的人均总值水平大约达到了英、美1900年的水平,换句话说,中国人在过去的40年中走完了英国人花了100年稍多的时间走过的路。我们至少可以说,在人口上亿的发展中国家中,中国的发展速度是最快的。毫无疑问,在过去的40年中,中国共产党在处理一些重大政治与经济问题时有过严重失误,如果没有这些失误,中国的发展还会快一些。可是,要想一个国家在实现工业化的过程中不出差错,那又是多么苛刻的要求。我们不妨举目看看拉丁美洲一些国家所出现的问题。有时候,比如说墨西哥,国家弄到了破产的地步。有的国家借的外债变成了沉重负担,比如说巴西就举债约1000亿美元。这些国家不仅有资本主义的经验可以遵循,还得到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支持,尚且有出问题的时候,更何况我们是在一个封建积习深厚,且又贫穷落后的国家,在被封锁、被孤立甚至被敌视的情况下,搞社会主义。

能不能用台湾的经济发展来说明大陆的社会主义搞糟了呢?我国大陆的经济发展水平的确比台湾要差一大截。台湾公布的1985年两地人均总值分别为290与3142美元,就是说大陆仅及台湾30年代的水平。台湾经济发展迅速有着许多有利条件,比如说:1、日本人占领台湾达50年之久,在此期间已经为台湾经济的发展打下了一定的基础,例如修铁路、建海港、办学校等等,连日本人留下的地质图现在都仍然能用。2、美国人提供的大量经济与军事援助。3、国民党逃台时带去的大量资金。4、国民党统治中国20余年中积累的经验,以及统治失败后所必须吸取的教训,例如台湾的土改。5、朝鲜战争与越南战争所带来的巨大好处,以及由此刺激起来的出口导向的经济。6、参加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体系所获得的种种优势。7、美国提供的军事保护。8、台湾的特殊地理位置。当然还有其他的有利因素。在以上的一些条件中,不是中国大陆那样广大的地方可以获得的。由于台湾与大陆的发展条件有许多不同,不可用台湾的发展来否定大陆的社会主义。显而易见的是,如果国民党没有被推翻,大陆继续搞资本主义,大陆的发展水平也比不上台湾。国民党统治大陆22年没有什么作为就是证明。
 
日本占领台湾50年,这对台湾今天的发展影响甚大。因为台湾被日本霸占后已经不是一般的殖民地而是日本国土的一个组成部分。那时台湾的经济发展已经优于大陆的省份,比如说台湾在1952年的农业人口仅占人口的52%,这个数字反映台湾当时的工业化远比大陆的省份为好。如果拿台湾与日本的水平相比,其间的差距也是显而易见的。台湾经济发展的有些重要指标不见得比大陆更好,电力就是一例。电力恐怕是最能反映一个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的指标了,台湾电力发展很快也是人所共知的,光核电厂就建了好几座。台湾在1952年共发电14.2亿千瓦小时,与大陆的73亿千瓦小时相比约占1/5。这说明台湾与大陆的工业发展水平当时已经有巨大差距。1985年台湾发电526亿千瓦小时,与大陆相比,比重下降为1/8。水泥产量则从相应时期的1/6下降为1/11。日本在30年代后期已经达到了西欧诸强的水平,当时属于日本的台湾的经济发展水平虽逊于日本本土,却远高于中国大陆。如果再把香港放进这个序列里,我们看到日本优于香港,香港优于台湾,台湾优于大陆,这样的形势至少在30年代就已经形成而且至今仍然保持着。正如不能要求台湾的经济超过日本一样,人们不应要求中国大陆的经济超过台湾。如果说台湾的经济水平在50年代就已领先大陆大约30来年,我们就不难明白为什么今天的大陆与台湾之间有这样明显的经济发展差距。
 
一个没有政治偏见的人,不但应该看到台湾的经济成果,而且也不可否定祖国大陆40年之重大进步。非常令人奇怪的是,有的政治“精英”几乎根本不愿意正视这个巨大变化。
 
有的人显然忘记了这40年中有多少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在辛勤地劳动。在他们眼中似乎大多数中国人都是好逸恶劳,无所事事,从而造成了今天这种落后的局面。真是偏见比无知距离真理更远。与之相比,不少西方学者或曾经在中国生活过的外国人要客观得多,这些人大多为中国发生的变化感到惊讶。这样的例子实在不胜枚举,让我们透过一位专门研究世界列强力量盛衰的学者的眼光来考察这个问题。他说:在1953年,中国在世界制造业产量中仅占2.3%,它的整个工业潜力仅占英国1900年水平的70%。军阀混战、日本人的侵略以及其后的内战都造成了极大的破坏。然而,这个国家的繁荣并不是毫无希望的。在第一个五年计划结束的1957年,这个国家的工业产值已经翻了一番。尽管“大跃进”与“文化革命”明显地减缓了经济的发展,到了1980年,它的钢产量达3700万吨,已经远远超过英国或法国的产量。同年,它在世界制造业产量的比重已由1973年的3.9%增加到5.0%,接近西德的水平。尽管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这个亚洲巨人正在朝着一个真正强国的方向运动,而且有建立这个地位所需要的经济基础。从1953年到1980年,这位学者看到了中国的什么?看到了中国国力的持续增长。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变化。在过去的200余年中,中国的国力一直呈下降的趋势。如果说在1750年时,中国还可以说是一个强国,到了鸦片战争以后,中国就变成了一个弱国,几番被人割地赔款,无异于被砍手断足。一个人口众多、历史悠久的大国,竟然沦落到受人宰割的地步,何也?就是因为国力衰退。而这种衰退局面的根本扭转,则是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才逐渐发生的。
 
人们没有忘记当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时大家欢呼雀跃、奔走相告的情景。难道中国的老百姓喜欢穷兵黩武吗?当然不是。中国人民吃帝国主义的亏太多了,深知一个民族如果没有保卫自己的能力,那就没有民族的尊严和自由。中华民族为什么讨厌洋奴、买办、汉奸以及其他各式各样向外国人摇尾乞怜的人?这并不是落后意识或排外心理。这个民族有它值得骄傲的过去,以及建立在这一基础上的自尊与自信。我们中华民族不仅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也有自立于世界各民族之林的能力,我们坚信这个民族有它光辉灿烂的未来。让我们来看看外国人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前景作何估计。英国《经济学家》杂志上的一篇文章指出,如果中国与印度在1985—2000年间分别按8%与7%的年增长率往前发展,而欧洲四大经济国则保持它们1970—1982年的平均速度,那么,如果现在中国和印度与欧洲四强相比其国民经济总值还有较大差距的话,到了2000年,中国就会远远超过意大利和英国,其总值比法国只低30%。如果这个假设得以维持,中国的总值在2003年就会超过西德。到了2020年,中国的总值就比西德与法国加在一起还多。文章的作者还认为,中国比印度更有可能实现这个远景计划。现在,经过调整,中国的年增长率将为6%左右,即使按此速度发展,到21世纪初期也可以赶上意大利和英国。
 
有的人看见了社会主义的种种弱点,心里总在虚构如果在中国搞资本主义会有多少好处,人们当然可以去想他自己之所想。但我们已经看见一个现实,那就是中国的社会主义至少不比印度的资本主义差,也不比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资本主义差,这至少在西方许多政治家或学者的眼光中是这样。笔者坚信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正是建立在这样一个现实的基础上。中国的社会主义不能说是很成功,因为中国人还没能创造出自己的经济奇迹。但中国的社会主义是大体成功的,因为它至少创造了比绝大多数资本主义国家高得多的经济发展速度。它进行了比其他国家更多的探索,犯了不少错误,也因而多了许多经验教训。中国的经济非常有可能持续稳定地向前发展,而且非常有可能在21世纪最初的二三十年中创造出中国自己的经济奇迹。
 
中国的事情要靠身在大陆的中国人来办,中国的困难也要依靠他们才能克服。我们要靠自己的努力,靠我们的智慧与辛勤的劳动,一步一个脚印地去追赶世界上的发达国家。如果说印度人民常常表示对他们独立以后所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的话,我们中国人更有理由为自己40年来的各种进步感到自豪。
 
一些政治“精英”们对中国目前形势的分析是冲动的,片面的,脱离实际的。如果他们愿意回到现实中来,为中国的工业化和现代化作出贡献,那将是国家、民族之幸事,因为他们大多富有才华和知识,很可以有一番作为。但是共和国自有它的功臣和真正的精英,那就是在40年中埋头苦干、不断为中国的发展创造出物质与精神财富的人。没有他们的努力,我们就不可能从一个远远低于英、法、德的经济水平的起点,一跃而有希望赶上和超过之;没有他们,我们就不可能那样快地造出原子弹、氢弹、人造卫星与洲际导弹,并由此彻底改变了惧怕帝国主义列强的心态。与此相较,那些正在为重建私有制而奔走呼号而又可以托庇世界资本主义的保护与金钱支持的人,在今后对中国的贡献将会是什么?他们的政治纲领决定了其行动纲领,那就是千方百计地破坏中国的稳定,制造动乱,以便乱中夺权。这种人最不愿意看到的便是祖国经济稳定而又迅速的发展。人们不会忘记“文化革命”中有人用“不为错误路线生产”来反对工人们的正常生产活动。而今天的“爱资病”患者已经比那些人走得更远,他们正在煽动人们起来破坏生产。有的人甚至一再进言,恳求外国对中国实行严厉的经济制裁。如果说他们原来还打着爱国的旗号,现在是连这块遮羞布也不要了。为了自己一时的政治野心,不惜牺牲祖国经济的正常发展,难道他们忘记了自己是炎黄子孙?
 
二次大战后资本主义的迅速发展,是一个基本事实。在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中,日本又遥遥领先。按美国公布的数字,1950—1986年间日本的国民经济总值年增长率为7%,大大超过美国的3.2%与英国的2.4%。在1952年,日本的国民生产总值仅稍大于英国的1/3。但是到了70年代,其总值已相当于英、法两国的总和或超过美国的一半。似乎在一代人手中,日本在世界制造业中的比重从大约3%增加到10%,并且仍有继续上升的趋势。这样的经济奇迹只有苏联在1928年后的那些年间才可与之媲美。日本战后的经济发展是由一系列有利条件促成的,比如说几乎没有军费开支。一旦这些条件部分地开始消失,日本的经济增长速度,就有可能向资本主义的平均水平靠拢。从70年代后期起,日本的经济增长速度已经明显低于中国,但仍然领先于其他主要资本主义国家。日本的经验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地方,有一点值得在这里一提,日本并没有照搬美国的经验,它发展经济的有些方法是完全不同于美国的。有的人提出一种似是而非的说法,认为日本与中国在50年代的起点差不多,而今天日本与中国的差距这样大,说明中国的社会主义只能阻碍生产力的发展。西方的学者很少有人能够接受这种论证方式,因为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速度也比不上日本,这样的比较说明不了多少问题。发展经济对任何国家来说都是一要知识,二要资金。日本在二次大战前就已经具备了雄厚的工业基础,而且已经成为一个有创造才能的、受过良好教育的、有社会凝聚力的民族。1932年,日本在世界制造业中的份额为3.5%,1938年增至3.8%。日本的经济实力在二次大战前就已经超过了意大利,而且在主要工业指标上超过了法国。如果日本没有发动侵华战争,日本就有可能在40年代后期或50年代初期超过英国而不至于推迟到60年代。在30年代后期,日本人造出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级别的战舰,而且拥有3000架为海军服务的战斗机。如果没有这样的实力,它就不会在进攻中国以及几乎整个东南亚之余还有力量来向美国挑战。日本的工业化在二次大战以前就已经实现了,而当时的国民党中国究竟有什么样的生产能力?在一个曾经遭受日本帝国主义多次侵略、半壁河山沦于敌手的国家中,它的某些知识分子竟然以为日本的经济是战后才发展起来的,岂非咄咄怪事?   
 
(未完待续)
 
 
人民日报1889年1月18日第3版(综合)


(责任编辑:林飞雪)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主人公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我们会更加努力,宣传红色文化。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
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