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各国政党

崩裂的年代(上)

发布时间:2019-09-16 来源:作者:

▴维克多·哈拉,智利传奇民谣歌手、诗人,1973年智利政变期间遇害。他的双手手指被士兵用枪托砸烂,全身共留下了46颗子弹

|

“我的命运是一种从未想过的孤独与放逐,更不要说渴望了... ...” 
- 奥古斯托·皮诺切特

|

1993年5月20日,智利圣地亚一建筑物遭炸弹袭击。一个重约200克的遥控烈性炸药包,在正门前炸出了一个深坑。宽14米、高3米的铁皮大门被震裂,无人员伤亡。

次日,组织曼努埃尔·罗德里格斯宣布负责。他们声明强调:因为邀请了杀人刽子手、法西斯头目皮诺切特访问,犯下来了严重的错误!以此警告... ...

▾曼努埃尔·罗德里格斯爱国阵线


  • 1973年9月11日
  • 上午11:50分

两架霍克猎人战机轰炸了智利总统府-拉莫内达宫。就在7个小时前,陆、海、空及国家警察部队发动了推翻萨尔瓦多·阿连德的联合政变。

随着几声巨大的爆炸,阿连德深知已无力回天。在告诫手下停止抵抗后,他坐在沙发上,用一把AK47夹在双腿间,打穿了自己的下巴... ...

存在了1000天的人民团结联盟政权,就在这样富有英雄主义的悲剧中覆灭了,阿连德最终沦为冷战阴云下左、右意识形态PK的牺牲品。

在之后的17年里,陆军司令奥古斯托·皮诺切特开启了“死亡大篷车”“经济奇迹”并行的军政府时代。

期间,共约2300人被处决被失踪、27000人遭关押与酷刑迫害、20万人流亡海外。这是继1959年古巴革命后,拉美国家又一次因政治事件而发生大规模人口出逃。(与今天委内瑞拉相比,这两国可忽略不计)

▴1973年政变后,军政府抓捕左派
▴1973年9月23日,士兵在圣地亚哥焚烧反动报刊

至今为止,1973智利政变仍是一个充满争议的复杂事件,它就像一道思想的鸿沟。

人们将皮诺切特定义为嗜血的毒菜者,说他收了中情局的黑钱,是美国人的狗... ...

这是一场永无休止的“口水仗”。

▴左:萨尔瓦多·阿连德、右:奥古斯托·皮诺切特

从20世纪60年代起,这个被称为“ends of the earth”-“世界尽头”的国度,开始吸引冷战各方渗透,1970年的智利总统大选更是达到了疯狂程度。

在一条看不见的黑暗战线上,美国CIA、苏联克格勃、古巴G2、东德史塔西、澳大利亚ASIS、西德联邦BND,这些外部间谍机构纷纷介入,最终加剧了该国左、右派别间的血腥对抗。

1972年,两方民众在街头武斗。

|

拉美的赤色雄心

1967年12月,东德领导人埃里希·昂纳克收到消息:来自智利的共产同志称,他们有一位叫萨尔瓦多·阿连德的参议员,现已被整个拉美左派寄予厚望!此人极有可能通过民选在智利上台,而一些反动分子可能会对其进行暗杀。

昂纳克认为这是让美国人后庭开花的好机会!他立刻召见了史塔西(东德国家安全部)老大埃里希·梅尔克

他告诉梅尔克,谍报战线工作要有大胸怀、大格局、大视野!不要就盯着西柏林和欧洲那屁大点地方!我们要用国际主义精神,立刻对南美展开业务,务必保护这位叫阿连德的同志,助其顺利当选!

▴左:埃里希·昂纳克、右:埃里希·梅尔克

1968年初,史塔西火速在阿根廷-宜诺斯艾利斯、巴西-圣保罗、尼加拉瓜-马那瓜、以及最重要的核心-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建立了四个常住情报站。15名特工开始对阿连德进行秘密安保。

如今,这个已近花甲之年的老男人,成为能否打开南美社会主义大门的一把钥匙。

|

1933年,年仅25岁的医学博士萨尔瓦多·阿连德,与空军军官马穆杜克·格罗夫等人一同创建了带有中左性质的智利社会党

▴左:20世纪30年代的阿连德、右:马穆杜克·格罗夫

在三十代“大萧条”的冲击下,智利工人与中产一夜间穷的只剩裤衩,这使得公众认为现行的资本主义完全就是垃圾,人们对新兴的社会主义产生了兴趣,智利各左翼党团开始崛起。

年轻的阿连德在目睹了婴儿死亡率居高不下、儿童营养不良、底层医疗服务严重不足,这些社会不公后,他希望用一种更有利于穷人的新思维重新塑造这个国家。

▴40年代的阿连德

1952年,从政19载,已是省参议员的阿连德代表社会党首次竞选总统。虽以5.4%的低得票率遭提前淘汰,但这是一次成功的政治亮相,他吸引到了莫斯科的关注。

▴1952年,阿连德(中间)带领智利社会党成员宣誓

同年,常住墨西哥城克格勃代表斯维亚托斯拉夫·库图佐夫(化名)前往智利与阿连德进行了首次接触。苏联人的评估是:如果这哥们真能通过选举上台,将是一个非常牛逼的社会主义实验品,可考虑给予支持!

*从1922年苏联成立至1950年冷战开始,莫斯科一直对美国后院保持一种低调态度。

 

1956年,社会党智利共产党结成左翼联盟-人民阵线FRAP,共同推举阿连德向1958年总统大选发起冲击,这次他在5位候选人中一跃以28.9%得票率勇踞第二,但在最后的国会投票环节败给了右翼国家党豪尔赫·亚历山德里

▴豪尔赫·亚历山德里
▴亚历山德里执政期间,智利陆军阅兵

1959年1月,随着古巴革命取得全面胜利,这让智利一批青年左派备受鼓舞。其中就包括阿连德的外甥安德烈斯·帕斯卡尔·阿连德

小阿连德深受卡斯特罗影响

在古巴的支持下,1965年,小阿连德与他一哥们米格尔·恩里克斯联合创建了革命左翼运动MIR。这个多由20来岁年轻人组成的激进团体、旨在通过武装斗争消灭私有制、摧毁资产阶级政府。古巴成为了他们的模范标杆

1968年,在小阿连德的支持下,恩里克斯经过派系斗争成为MIR老大。

▾左(戴眼镜):安德烈斯·帕斯卡尔·阿连德、右:米格尔·恩里克斯

▾左:米格尔·恩里克斯,1966年他代表智利左派学生前往中国考察。右:由古巴培训的MIR游击队

美国对于古巴的介入甚是兴奋,这给了它一个参与玩耍的理由。不过,白宫根本不在乎卡斯特罗给了多少条枪、培训了多少游击队,他们只关心谁能入主拉莫内达宫

▴1961年阿连德与切·格瓦拉会面

1964年,阿连德代表人民阵线再次出战。总统宝座在他与基督教民主党爱德华多·弗雷·蒙塔尔瓦之前展开。弗雷长期奉行中间路线,意图在社会主义和自由资本主义之间建立第三方政治

▴1964大选中的阿连德

这让弗雷得到了部分左派多数右派的支持。白宫也觉得老弗是个可以接受的人物,他们的观点是:

不管弗雷喜不喜欢美国,只要他不喜欢苏联人就行!

CIA向弗雷砸了260万美元,古巴虽然也给人民阵线掏了钱,但他那点票子还不如美国人的零头... ...弗雷以55.6%VS阿连德38.6%,超过半数直接获胜。

▾爱德华多·弗雷·蒙塔尔瓦1911~1982

*弗雷在位6年,他是智利历史上一位即能干、又不怕死的纯爷们!是他最先开始了土地改革,这是该国自1810年独立以来没有任何总统敢触碰的领域。之后,阿连德的“智利社会主义”涉及到的所有重大项目,包括社会福利、医疗、住房、儿童牛奶计划、铜矿国有化等几乎都是弗雷政策的延续。他们的区别在于老弗的更加温和、智慧,阿连德则不计后果!

弗雷的套路是,去你大爷的左和右!老美给智利援助我当然要跟他搞好关系,而苏联人又跟我没仇,我凭啥要跟他翻脸?这使得他在冷战两边都混得开。

▾1968年弗雷执政期间发表演讲

1973年,当国家陷入混乱时,老弗极力主张军队介入搞掉阿连德。1980年,他又自知会被干死的情况下,发动集会号召人民推翻皮诺切特毒菜政府。这让左派与右派都不喜欢他,以至于在智利以外人们对弗雷少有提及... ...最终,他在1982年被皮诺切特下毒杀害。

|

入主拉莫内达宫

在经历了1952、1958、1964连续三届失利后

“这就是下一任智利总统!”

从1967年起,阿连德便开始为1970大选备战。这将是智利历史上外部势力参与最多、最充满阴谋与戏剧性的一次选举。

▴60年代末的圣地亚哥

1969年10月,为了争取更加多元、广泛的政治支持,原有的人民阵线宣布解散。以社会党、智利共产党,激进党,社会民主党、独立人民行动党、大众统一运动党组成的人民团结联盟UP诞生,它几乎包含了国内所有左翼力量。阿连德将作为UP第一候选人出征。

智利共产党员、国宝级诗人巴勃罗·聂鲁达成为第二候补。左派开始了声势浩大的拉票行动,著名民谣歌手维克多·哈拉也前来助阵。

▴巴勃罗·聂鲁达
▴维克多·哈拉

古巴这次下了血本,一穷二白的卡斯特罗勒紧裤腰带给阿连德送来35万美元。苏联人虽然对这个已连续选了18年的老头子不太看好,但还是让克格勃给了15万。东德史塔西特工则将自己伪装成来自匈牙利和捷克的外交人员。他们在保护阿连德安全的同时,还对早已潜入智利的古巴G2进行培训。

中情局局长理查德·赫尔姆斯向华盛顿催促“立即拨款”。可能白宫觉得上届选举砸了260万美元有点花猛了,这次只给了不到100万... ...并规定这笔钱不能直接赞助某位候选人,它只可用于反阿连德宣传。赫尔姆斯抱怨华盛顿这帮抠逼是想花小钱、办大事!

▾理查德·赫尔姆斯,美国CIA第6任局长

就在即将投票的紧张时刻,1970年8月,MIR游击队突然跳出来猛刷存在感。他们先枪杀了一名正在执勤的陆军下士抢夺武器。随后,又洗劫了泛美银行-圣地亚哥分行。

老阿得知后也是血压飙升... ...他告诉同在社会党工作的妹妹劳拉·阿连德:管好你那大宝贝儿子!让他和他那帮卡斯特罗信徒,近期不要再出来搞事了!

▾左:年轻时的劳拉·阿连德、右:1971年与卡斯特罗合影

|

1970年9月,投票在阿连德的人民团结联盟(左翼)、豪尔赫·亚历山德里的国家党(右翼)、拉多米罗·托米奇的基督教民主党(中间派)、三方展开。其中亚历山德里曾在1958年战胜老阿,二人再次狭路相逢。

▾阿连德、豪尔赫·亚历山德、多米罗·托米奇

根据结果,哥三得票率分为:阿连德36.61%、亚历山德里35.27%、托米奇28.11%。老阿竟以微弱优势排在了第一

这让人民团结联盟声势大振,他们只差临门一脚!现在无一人超过半数,国会将在前两名中进行最终投票。

▾1970智利大选投票现场

莫斯科华盛顿对这个结果也感到惊讶... ...苏联不得不重新考虑对智利的政策。时任克格勃大老板的尤里安·德罗波夫在得到克林姆林宫批准后,给阿连德紧急“加仓”30万美刀,并下令:

“采取一起必要措施巩固阿连德的胜利,保证他顺利当选国家总统。”

▾尤里安·德罗波夫,克格勃主席

CIA局长赫尔姆斯乐了,他在等着看白宫笑话。他心想:当初让你们丫掏钱的时候全特么装穷!现在傻逼了吧... ...万一人家真选赢了!我们总不能像苏联人入侵匈牙利和捷克那样,把军队开过去吧... ...

*美国当时还不知道苏联和古巴已花了近80万美元,否则白宫绝不会在不选择目标赞助人的情况下,只拿100万解决问题。幸好CIA留了心眼,他们将其中70万,通过美国ITT公司转给智利电信公司后,捐给了国家党豪尔赫·亚历山德里

此时,智利军方的极右分子已经坐不住了,他们担心阿连德当选,智利的“古巴化”将不可阻挡!这些人呼吁陆军总司令勒内·施奈德进行干预。

施奈德是一名坚定的“宪政”捍卫者,他虽然讨厌虽然讨厌MKS主义、也讨厌阿连德,但他的观点是军队不干预政治,如果人民与国会都选择了老阿,你们不乐意也必须接受!

▾勒内·施奈德,智利陆军总司令1913~1970

施奈德早在1970年7月23日的总参谋部会议上,就警告了他们:

“武装部队不是通向个人政治权力的道路,也不是取代这种权力的道路!”(他的观点后来发展成施奈德主义
▴施奈德检阅部队

但这伙人已经疯了,他们要除掉陆军总司令。1970年10月22日,当施耐德驾车在圣地亚哥一个路口等红灯时,5名刺客突然出现用大锤砸碎车窗,朝车内一顿乱枪猛射,打穿了施耐德的肺和肝脏.... ...他在送往医院三天后死亡

施耐德遇刺令举国震惊,它反而让公众与军队都站在了阿连德一边。总统弗雷也没想到在即将卸任时,发生这种恶性事件。他任命施耐德的忠实信徒卡洛斯·普拉茨接任陆军司令。

▾卡洛斯·普拉茨

▾阿连德参加施耐德葬礼,老阿表情凝重,他知道这个讨厌自己的人,为自己而死!

现在,排名第三早就滚蛋出局的托米奇成了馅饽饽,他所在的基督教民主党是国会中的大户。这些人既不左也不右,他们对阿连德本人并不烦感。尤其是托米奇在铜矿国有化的激进方针上与阿连德一致。他号召基督教民主党议员将票仓全部投给老阿。

10月24日,国会作出最终选择,阿连德以153票VS亚历山德里35票,取得完胜!

美国人和右翼国家党大骂托米奇是坑货中的坑货,他们认为要不是这在后面煽风点火,亚历山德里不可能落败。因为老阿在国会中有近120票来自于基督教民主党。

▾托米奇祝贺阿连德获胜。托米奇:兄弟!你能当上大总统,可是哥们一票一票把你抬进来的!

当日,阿连德在同意签署“宪法保障章程”后,就任智利第29届总统。

▴左边骑马负责护卫阿连德的是首都驻军司令奥古斯托·皮诺切特
▴1970年11月,老阿与内阁成员合影

|

智利的社会主义

1971年1月,阿连德启动了他的国家重塑蓝图。他任命佩德罗·沃斯科维奇为经济部长,实行了比前任弗雷更为激进的加薪减税、扩大社会福利、土地重新配置等方案。在庞大政府支出的带动下,智利GDP像打了吗啡一样,在老阿执政第1年增长8.6%

▾最左:佩德罗·沃斯科维奇

1971年7月16日,智利国会通过了关于实施铜矿国有化的正式法案。阿连德抡起大砍刀,要用最快最省钱(或干脆不花钱)的方法,将矿从帝国主义手里重新撸回来!这一天被定为“国家尊严日”。

▴1971年9月28日,演讲

在铜矿国有化问题上,左、中、右基本一致认可,但具体操作上各方分歧很大。

早在60年代弗雷执政时,他就通过“谈判”收购了外资持有矿山的51%份额,并积极获取了采矿、财务、营销等相关矿业知识。

弗雷的政策遭到当时以阿连德为首的左翼,和基督教民主党内部一些人的猛批!他们觉得速度太慢、成本太高!有向美果淫低头的嫌疑... ...

▴1971年9月28日,老阿演讲在控股智利铜矿的外资中,能够看到像洛克菲勒、古根海姆兄弟、罗斯柴尔德这些巨型财团的身影

*弗雷始终认为:铜矿是个复杂的历史遗留问题,50多年前智利没有专业开采技术(现在也不全有... ...),帝国主义外资(主要是美国公司)是通过与政府签订协议合法取得。今天来看一个亏本买卖,但你不可能一分钱不花,就把矿收了,我们只能慢慢谈判、掏钱让他们滚!

如果你阿连德认为可以不考虑对华盛顿的关系,将来能指望苏联人把老美给智利的各项援助都顶上,那你就这么干... ...老子不管了!

|

同年8月,铜矿国有化启动。阿连德声明将按国际标准公平、公开、公正对业主进行补偿。随后,智利方面引用了超额利润、投资不良、环境破坏等诸多算法对补偿进行扣除。老阿这一招够狠,最后他愣是把涉及到赔偿的三座巨型铜矿给砍没了... ...

美国公司彻底哭了,他们发现按这套路走,自己不但矿丢了,算到最后没准还TM得倒赔智利人钱!

▾阿连德:老子收自家矿还得给钱?呸!你们这些帝国主义连个毛蛋也别想得着!

美国国务院立刻哀嚎道,你们这是严重违规!是在抢钱!华盛顿随即切断了对智利信贷等一切经济援助。坐镇白宫的尼克松给CIA拨款1000万美刀让他们自己看着花,不够再要!总之阿连德必须下台!

▾美国总统理查德·米尔豪斯·尼克松,与国务卿亨利·艾尔弗雷德·基辛格

介于美-智间的紧张局势,CIA担心美国使馆一旦被关闭,他们的行动将受限。美国人现在需要找一个“好朋友”来帮忙!他们向澳大利亚秘密情报局ASIS发出了求助,希望澳方能够在圣地亚哥设立站点。澳大利亚一开始是拒绝的,他们想这事应该去找你的好基友-英国军情六处啊!他比我们牛逼!

但在CIA的忽悠下,时任澳大利亚总理威廉·麦克马洪秘密答应了请求。他的条件是:只负责收集情报!砍人、下毒、放火、安炸弹的活儿,我们可不管... ...另外,一定要保密!要是澳洲左派知道我跟你们掺和这事,非把我家祖坟刨了!

1971年7月底,ASIS特工伪装成外交人员进入圣地亚哥。

▾威廉·麦克马洪1971~1972任澳大利亚总理

|

革命左翼运动VS祖国与自由

随着斗争形势的加剧,右翼对“古巴化”的恐惧已深入骨髓。1971年4月,34岁的律师巴勃罗·罗德里格斯·格雷斯,以智利天主教大学学生为骨干,成立了民族主义极右团体祖国与自由PYL。傻子都能看出来,他们针对的是由古巴支持的革命左翼运动MIR

▾巴勃罗·罗德里格斯·格雷斯

同样,PYL得到了美国中情局的资助。他们接受准军事化训练、组织反阿连德游行、与MIR在街头持械斗殴!

▴祖国与自由

▾我们像不像戴了安全帽的斧头帮... ...

|

MIR一把手米格尔·恩里克斯对“祖国与自由”相当鄙视

▾1971年,恩里克斯在MIR大会咆哮发言

▾左二:小阿连德、中间:米格尔·恩里克斯。可以看到他们背后的卡斯特罗与古巴革命海报

阿连德上台后,MIR宣布暂停所有武装行动,他们被特赦发展成独立于人民团结联盟之外的合法党团。但有时仍无法阻挡一些人的“革命热情”。

1971年5月24日,一队MIR成员私自行动,抢劫了圣地亚哥一所小超市,在逃跑途中还射杀了一名警察。

|

卡斯特罗到来

1971年11月,卡斯特罗对智利进行了首次访问。这是他长期对阿连德政治投资的巨大回报。这把老卡高兴坏了!在过去被美国孤立的10年里,没有一个拉美小伙伴愿意请他去做客... ...如今,在阿连德陪同下他从北到南畅游智利24天,受到左派民众的狂热追捧。

▾老阿欢迎老卡

 

卡斯特罗在几次讲话中对智利商界、新闻媒体、甚至在野党发表批评言论,他话里话外透露着对智利社会主义改革不够彻底的看法。老卡曾告诉阿连德:

“如果不能控制这些人,革命就不会成功。我们从未在古巴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阿连德试射老卡赠送的亲笔签名AK

 

▾卡斯特罗与皮诺切特同框

|

让经济尖叫

1972年, 阿连德通过扩大公共支出来刺激经济的吗啡针已经失效。受美国信贷断奶影响,智利很难再获得大量资金援助。

这也是尼克松为搬倒老阿提出的“make the economy scream”-“让经济尖叫”策略的核心必杀。更悲催的是国际铜价已从每吨66美元下跌到48美元,而智利出口收入的50%以上来自于铜。

1972年3月,随着政府赤字狂飙,粮食与生活用品开始短缺。人民团结联盟内部的社会民主党对老阿感到不满,宣布脱离... ...同年7月,与阿连德决裂的基督教民主党联合国家党、激进民主党、社会民主党、国家民主党、组建了民主联盟CODE,共同对抗人民团结联盟UP

▾1972年,圣地亚哥街头,排队购买食物的市民

起初,老阿的备用方案是希望苏联在关键时刻能顶上!但他忽略了老大哥有个“习惯性吹牛逼”的毛病。他实际从苏联获得的援助与当初承诺的相差巨大。在信用贷款上甚至远低于中国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给予的。而且莫斯科给出的信贷还含有附加条件:只能用于购买苏联产品... ...

▾1972年10月18日,圣地亚哥骚乱

▾卡车司机、学生及中产举行抗议罢工,要求政府停止各行业的疯狂国有化!阿连德出动军警镇压

|

1972年12月6日,为应对已达400%多通胀率,老阿决定亲赴苏联要钱!

克林姆林宫做足了面子活儿,在欢迎仪式上苏联人告诉阿连德“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老阿抵达莫斯科

但在谈钱方面,老大哥开始装傻了... ...阿连德希望获得大量短期信贷以抵消赤字,而苏联人不但没多给,还从1972年的1.4亿美元砍到了1973年的6300万... ...因为克林姆林宫不确定能否在与美国佬的这场砸钱比赛中胜出,他们不希望再进一步激怒美国... ...老阿的莫斯科之行无果而终。

|

如今,阿连德各领域的国有化已陷入了全面死胡同。在农村地区,他的土改如暴风骤雨般比上届弗雷政府来的更猛!更狠!

弗雷只是消灭那些带有恶意垄断性质的大型庄园,老阿则连同中、小农场主一起干掉... ...另外,弗雷在将土地重新分配后,还为农民提供信贷及技术援助,让土地产生价值。老阿也想这么干,但他真没钱了... ...而他手下人民团结联盟的货们就特么打土豪、分田地来精神,至于怎么种?怎么经营?一问三不知... ...粮食产量猛跌

在城市中,由于政府对物价进行管控,工厂老板们开始罢工!革命左翼运动直接带领工人接管工厂,你不开工,我们工人阶级就自己开工生产!这让老板们疯掉了... ...他们不得不呼叫祖国与自由的人前来保护厂房,双方发生了严重对峙与暴力事件。

▾1972年10月,民众敲打锅碗瓢盆,发起“空罐运动”!抗议物资短缺

...

▾1973年8月,妇女在智利圣地亚哥挥舞白手帕,要求老阿辞职

▾祖国与自由发起示威,可以看到横幅上他们的LOGO

对阿连德而言,他在政治上始终是一个孤独的人。极左人士讨厌他,尤其是社会党的激进分子们。

这些人与苏联和古巴搞在一块向老阿施压,要求迅速建立民兵武装。阿连德心里清楚,自己当选总统只有36%的民意支持,而且智利军队是在欧美体系下建立起来的,一旦引发内战自己肯定完犊子!

|

坦克政变

1973年6月20日,阿连德的心腹国防部长何塞·托哈下令逮捕了9名参与极右团伙密谋的陆军士兵。9天后,6月29日清晨,第二装甲营罗伯托·索珀中校得知上方怀疑自己也与此事有关,现被解职等待审查。

▾最右的大高个:国防部长何塞·托哈

▾罗伯托·索珀中校

这时,他手下的一批士兵早已自行集结完毕,他们告诉索珀,左派的人正在清洗军队!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一、像个乖宝宝一样等着挨收拾;二、像条汉子一样带领我们鱼死网破... ...索珀当即决定,那咱就干他娘的!今儿就拼了!

上午9点,索珀指挥80名士兵10辆装甲车6辆M41华克猛犬坦克进入圣地亚哥,包围了总统府所在地拉莫内达宫。此时,阿连德并不在这里,当他得知有军人反水后,立刻通过广播呼吁:

“首都工人做好准备,以防必要时与政府军一起行动镇压叛乱”

▾叛军进入市中心

陆军总司令卡洛斯·普拉茨也是心头一惊!他认为这种政变绝不可能只有第二装甲营单独行动这不科学!除非罗伯托·索珀中校是个大傻逼!他在迅速检查了附近驻军后,发现竟然真的没有其他部队参与。老普心想,奶奶的!原来罗伯托·索珀确实是个大... ...

▾感觉推自行车的哥们腿都吓软了... ...

上午10点,普拉茨手持汤普森冲锋枪,决定亲自调动离总统府最近的陆军士官学校平息叛乱。30分钟后,军校学员与叛乱分子发生交火。

▾忠于政府的军队封锁街道

这时,一个长久以来默默无闻、一向远离圣地亚哥政治舞台的人终于登场了,可能连他都不会想到60多天后,自己将给这个国家带来巨大而深远的改变... ...他就是奥古斯托·皮诺切特

身兼首都卫戍部队司令及陆军总参谋长的老皮,率领第一步兵团拉着火炮和重机枪,雄赳赳赶来平乱。

▾左二:陆军总司令普拉茨、中间大高个:国防部长何塞·托哈、右:带着钢盔和墨镜的皮诺切特

▾中间:老皮与普拉茨

▾政府军向叛乱士兵喊话:“弟兄们!你们要合理、合法向有关部门表达诉求!自己人不打自己人,把特么家伙都收了!”

▾国防部长何塞·托哈现场督导

到上午11点半左右,在普拉茨的劝说下大部分士兵都扔掉了武器,总统府区域的叛乱已被清除。政变头子索珀中校开着坦克一路狂飙向南逃窜后,于当日下午主动投降

共有22名士兵和平民在冲突中死亡。一位叫莱昂纳多·亨利森的瑞典摄影师在被杀前拍摄下了叛军对他开枪的画面。

▾叛军开枪瞬间

▴莱昂纳多·亨利森

▾1973年6月29日,上午11点半左右,阿连德得知军方已镇压叛乱后准备返回拉莫内达宫

▾在拉莫内达宫门口,陆军总司令·普拉茨迎接阿连德

▾政变结束当晚,阿连德在总统府发表讲话

当天下午,老阿要求国会授权进入为期6个月的“国家紧急状态”。同时,左派控制的智利调查警察PDI借参与政变为由,突击查抄了智利最大的右派报纸《El Mercurio》-《水星日报》,随后他们又宣布祖国与自由PYL为非法社团,开始抓捕其骨干成员。

PYL老大巴勃罗·罗德里格斯吓得连夜跑到厄瓜多尔大使馆避风头。他怒骂道,好你个阿连德!我们是认识索珀中校,但这蠢货政变跟我没关系!你是借机扩大打击面,老子一定报复你!

果然,7月27日,老阿的海军副官阿图罗·阿拉亚佩特斯在家门口被PYL的人枪杀... ...

▾阿连德身后戴海军白帽的就是阿图罗·阿拉亚佩特斯

▴左二:阿图罗·阿拉亚佩特斯

|

风暴前夜

如今,阿连德与军方的关系已十分脆弱。卡斯特罗都冷静的告诉他:近期一定要低调!不要激怒右翼!

1973年8月9日,一件令阿连德吐血的事还是发生了!他的好友、原社会党一把手兼参议员的卡洛斯·阿尔塔米拉诺竟跑到位于瓦尔帕莱索的智利海军基地,密谋煽动下级水兵去打倒自己的军官... ...海军高层震惊了,他们要求逮捕阿尔塔米拉诺,但被老阿拒绝。连智共都认为,你们社会党人是不是缺心眼啊!在如此敏感时期还要补刀

▾卡洛斯·阿尔塔米拉诺

8月23日,一直作为老阿“护身符”的陆军总司普拉茨,已无法承受长久以来巨大的政治压力,左派不信任他、右派瞧不起他... ...老普意识到,手下将领现在就拿他当个屁一样!毫无尊敬可言,他们甚至会在他讲话时发出嘘声... ...

▴普拉茨与阿连德

自知在无力领导军队的情况下,普拉茨向老阿提出辞职。他推荐了之前参与镇压坦克政变的奥古斯托·皮诺切特少将接任陆军总司令,这与阿连德不谋而合

▾左、中:担任军校副教官时的老皮。右:1971年就任陆军总参谋长

▴老皮与家人,他有三个女儿、两个儿子

纵观老皮的履历,他看上去是一名几乎拥有百分百“非政治性”的职业军人。17岁进入军校,在部队一干就是41年。70年代初,左、右两边斗的你死我时,人家就呆在自己的军部该吃吃、该喝喝、老婆孩子热炕头... ...这也是阿连德对他非常信任的原因。当然,老阿除了老皮之外,也别无人选。

1973年8月23日,皮诺切特接任智利陆军总司令。

▴老皮与老阿合影

然而,就在老皮上任仅10天后,他发现事态已超出了自己的控制,一股力量正使智利陆军这艘大船将他这个掌舵人孤立,老皮陷入了仿徨的沉思中... ...

这一刻就像30年后,智利作家罗贝托·波拉尼奥《2666》中所写:

“历史就是一个婊子,没有什么决定性时刻,只有分分秒秒的可怕流逝。”

是的!就是在这分分秒秒的可怕流逝中,皮诺切特必须做出抉择... ...

▴老阿、老皮、国防部长何塞·托哈,哥三似乎都各怀心事

待续《崩裂的年代:从革命之路到死亡大篷车》(中)

END

|

参考文献:

1.El Mostrador“La CIA en Chile”

2.La KGB en Chile: Allende, “La Payita” y Carlos Prats

3.The Sword and the Shield: The Mitrokhin Archive and the Secret History of the KGB

4.Salvador Allende's Last Speech

5.A Reference Guide to Latin American History

6.Chile 1964: CIA Covert Support in Frei Election Detailed

7.Protecting the Poor: Welfare Politics in Latin America's Free Market Era

8.Commentary: Salvador Allende: his role in Chilean politics

9.Brazil Conspired with U.S. to Overthrow Allende

10.Chile and the United States: Declassified Documents Relating to the Military Coup, September 11, 1973

11.Chile: The Bloody End of a Marxist Dream

©20世纪研究所,已委托维权机构

|

 

 


 

(责任编辑:澄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