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新浪微博

微信二维码

各国政党

改良带不来和平——支持菲律宾人民的武装斗争

发布时间:2021-01-27 来源:人民论坛编委会作者:人民论坛编委会

\


人民论坛已经刊发了三篇关于菲律宾共产党(CCP)在其对美国大选和菲律宾“和平谈判”的立场上所宣扬的右派观点的文章。这些文章的目的是捍卫毛主义,其中心是政权问题。我们对菲律宾人民武装斗争的支持需要进一步的详细阐述。腐朽反动的旧菲律宾国家加紧了它摧毁菲律宾人民反抗的尝试。同时,右倾机会主义者们也在费尽心思推进所谓“和平谈判”,可他们从未如此关注过夺取和巩固政权的问题。这是一个危险的状况,革命者们必须从理论上探讨压迫与投降的问题,以捍卫武装斗争。

 
在12月11号,菲律宾共产党揭露,杜特尔特政府正在对旧菲律宾的一些部门进行敲诈,以通过这些部门宣布该党及其支持者为“不受欢迎的人”,还通过削减预算的威胁使武装组织听命。这显著地表现出了旧菲律宾的衰败腐朽和在人民武装斗争面前的恐慌——它出于绝望而采取了如此极端的方式,也表明了它的士兵不过是为佣金而战的事实。
 
 
对杜特尔特来说,正是应该绝望、应该害怕。菲律宾人民看到了他是什么样子——一个出卖国家的法西斯主义者,一个只求巩固自己独裁权力的暴君。他把国家一下子出卖给了两个帝国主义国家——主要是美帝国主义,世界上唯一的帝国主义霸权;同时还有桃花石社会帝国主义。杜特尔特十分害怕,在他的任期结束后他将会面临针对他无数镇压人民的罪行和当政期间明目张胆的腐败的指控。因此,他才是这场敲诈的幕后黑手。
 
 
历史已经证明了杜特尔特的继任者也会继续他们的卖国政策,就像前几任那样。而解决这种帝国主义压迫的恶性循环的道路只有一条,那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通过反帝武装斗争夺取政权。只有这样,菲律宾人民才能获得解放。
 
 
自疫情以来规模最大的群众运动爆发于12月10日。当时数千人不顾大雨和警察的镇压,参与反对反动的杜特尔特政权的游行。菲律宾人民排除万难,勇敢反抗。就在同一天,旧菲律宾国家逮捕了五位工会组织者和一位新闻记者,没有任何确凿证据地对他们进行持有武器和爆炸物的虚假指控。这又一次地展现了旧菲律宾的绝望。
 
 
以上不过是几个例子,突出了人民的需要,也展现了人民的潜力。一旦被动员起来,他们就会追随列宁夺取政权的教导去彻底粉碎旧菲律宾国家,而不是再找一个只是换一种方式把旧菲律宾保护得完好无损的帝国主义代理人。然而,右倾机会主义者在试图逃避这一条基本的革命法则。
 
 
菲律宾共产党创始人、国际人民斗争联盟(ILPS)的前任主席、菲律宾全国民主阵线(NDF)的长期顾问何塞·马利亚·西松最近发表的评论当中,右倾机会主义的观点得到了充分展现。他评论到:“菲律宾人民是能够希望通过社会的、经济的和政治的改革获得公正的和平的。人们必须团结起来共同与杜特尔特黑帮集团做斗争,并把他们赶下台。只要这个专制、卖国、草菅人命、强取豪夺、欺诈人民的杜特尔特政权还存在,人们就别无选择,除了开展各种形式的斗争。”
 
 
政权的更迭就其本身来说并不是阶级统治的变化。把政权更迭当成一个会带来“通过社会的、经济的和政治的改革获得公正的和平”的“希望”,这不过是一场骗局。因为对工农群众来说,在资产阶级专政之下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什么和平,旧菲律宾的改良更带不来和平。西松给了人们虚假的希望,他用人民的斗争做交易,又拿一些根本不可能的东西开玩笑,既不诚实也不正直。事实是,无论是哪个大资产阶级的代理人当政,只要资产阶级专政还存在,人民就别无选择,除了继续武装斗争。
 
 
改良带不来和平,这是马克思主义早就证明的一个事实。革命者只是把改良当成夺取政权道路上革命斗争的一次胜利,政权才是最重要的东西。由上所述,西松只应该被当成一个武装改良的支持者,而不是武装革命者。
 
 
毛主席说:“革命是暴动, 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西松宣扬的“通过社会的、经济的和政治的改革获得”的“公正的和平”不过是一种掩饰起来的投降。它只能被理解成统治阶级剥削压迫菲律宾的工人、农民和小资产阶级的“和平”。在这种想法中,既没有公正也没有和平。西松画了一个“虚假和平”的大饼,只反对资产阶级当中的一个人,这只能以牺牲那些被剥削、被压迫的人为代价。
 
 
西松把卖国求荣、虐待人民的行径只看作是杜特尔特堕落的品格的表现,而不是帝国主义压迫的必然后果,因此他把这些说成好像只要把杜特尔特赶下台就能改变的东西。他自己也一定不会相信自己的说辞。
 
 
“战术性和平谈判”是菲律宾共产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坚持的一项政策,它是右倾的产物,对武装斗争有害,只有完全抛弃它才能最终摧毁旧菲律宾国家的压迫。
 
 
西松说,杜特尔特拒绝和谈是他反动特征的证明,这一点儿也不错。但这不只是杜特尔特的特征。同时,西松之前对和谈的渴望也不是任何进步倾向的证明。恰恰相反,像这种类型的谈判一次又一次地反而成为整个旧菲律宾的反动特征的证明。右倾分子和旧菲律宾国家有个共同点:都想通过只是作为诱饵的改良来消灭武装斗争。所有这些都是基于这样的错误观点:没有无产阶级的统治,也能保持永久的和平。
 
 
秘鲁共产党对这一理论问题提供了左派的理解:“群众必须在人民战争的理论和实践之中受教育,在虚假的和平底下教育民众无异于放任他们遭受屠杀。群众不再应该只是因为被错误的、投降主义的领导背叛而白白流血,这宝贵的鲜血应该为无产阶级和人民政权的胜利而流淌。”
 
 
越来越明显的是:西松和其他诸如马尔科·瓦尔布埃那之流的右倾机会主义者都在用虚假的和平教育群众,而竭尽全力小心翼翼地避开政权的问题。
 
 
右倾机会主义谈到经济的和政治的要求,但这只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夺取政权的斗争才是最重要的。贡萨罗主席教导我们:“只说要为经济上和政治上的需要而斗争,那是修正主义。”
 
 
对菲律宾武装斗争的支持只能意味着支持人民政治上、经济上,和最重要的,夺取政权的斗争。这只有通过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才能实现,被压迫阶级推翻大资产阶级的统治,在无产阶级的领导下建立无产阶级的统治和新菲律宾国家,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并不间断地继续进行社会主义革命。
 
 
革命者必须谴责任何骗子关于虚假的和平的说辞,无论这个骗子的资历如何。这样的说辞不仅模糊了毛主义的根本问题——政权,也宣扬了和平可以仅仅通过经济和政治上的改良获得的观点,这是修正主义的。

 
(翻译:杜林先生)
(校对:毛主义bot)
(责任编辑:山鹰)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主人公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我们会更加努力,宣传红色文化。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
请点击这里